阿影@持续想深眠

子博:阿影@沉迷狛枝HN800中。 (彈丸論破相關。






「如果可以成為誰的心臟的話。」


感謝每一個點開簡介的人。
這裏是阿影/Rev,請多指教。

主博是專門用來瞎扯閑聊的地方,以前的文存在這裏,基本上也不會有幾次用這個來寫新的文章了。

是一個想要和過去的自己做個了斷,踩著幼稚的自己走過來,卻仍然青澀不成熟的傢伙,有點自卑,有些差勁,很想交朋友。

狛日狂熱期,日向君是本命。
狛日/米英/土銀不逆拆。

以前是個後媽,現在是個超速司機。
請多指教。

Your Sincerely./KamuHina

Your Sincerely.
  
  
  
  
  
  
  
  
  
  文/Rev.
  Relationship/Kamukura Izuru+Hinata Hajime.
  
  是给雾隐酱 @雾隐明月 的生贺w!想来想去觉得这样似乎是最合适的选择…过生日给别人刀真的没问题吗。(深思)写的不好真的抱歉qwq没时间改了……💦💦💦
  很意识流。OOCOOCOOC。是刀糖混合体。
  
  
  




  
  
  ——
  
  
  「我啊,想要对你说一件事。」
  「……虽然已经迟了很久了,但是还是想要好好地说出口。」
  「很重要的事情噢,你听得到吗。」
  
  
  
  
  
  ×
  
  
  
  

  言葉はいつでも 語るでもなくて,
  话语总是难以诉之于口,
  そこにあるばかり つのるばかり,
  它们在心中不断积聚 愈发强烈,
  
  
  わたしは あなたに 会いたくなる。
  我愈发想要与你相会。
  

  
  
  
  
  
  
  
  哈啊,终于到了。
  他顺了一口气,长时间高强度的运动即使是全知全能的身体仍然还是会有些吃不消。在几千米的高空中攀着旁边的巨石,于嘶吼着的飓风中站稳了身体,随即慢慢地松手,迈开脚步,一点点的向山顶边缘靠近。
  
  
  最高处的空气仿佛被清洗过一般,带着一股清新的水汽。就连透过透明的薄雾倾洒下来的阳光都被晕湿了一般,将本来令人难耐的炽热分解成令人惬意的柔暖。站在山顶看下去,辽阔广远的世界便在自己的视野中定格,空气中淡淡的水汽将眼前的一切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
  这个一度被摧毁的世界,在重新见到阳光后仍然是这样的壮丽。
  
  
  
  嗯,真的很漂亮。
  勾着淡淡的笑容,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整理好自己因为攀岩而变得有些凌乱的着装。身后早已经散开了暗鸦色的长发,萦绕着鎏金色的光线,在仿佛要撕扯开一切的狂风中肆意地舞着,划出了一道道优美的曲线。他似乎完全不在意这散开的发丝遮挡住他的视线,又或者阻碍了他的行动。
  他的注意力仿佛一度被这广袤无垠的世界勾走了一般。玻璃一般的眼瞳中清晰的勾勒出远处风景的简笔画,在他的视网膜中涂上了朦胧的色彩,晕染成一个他永远忘不了的仙境。
  
  
  
  
  他就像是小孩子一样满足的笑了出来,随后,像是他无数次做过的一般——举起了手中的相机。
  风吹得更加肆意妄为,仿佛呼啸着要让他松手。但是他从未有过一丝颤抖,甚至骨节因为用力都开始有些微微泛白——他仍然没有松开手中的相机,仿佛这是他最珍贵的宝物一般。
 
  
   
  「咔嚓。」
  画面定格,这副光景就这样被他永远的定格在了胶片上,保存下最珍贵的记忆碎片。
  “嗯,这一次也很成功,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啊。”
  他喃喃的说着,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人一般,眼眸中漾着温柔的涟漪。
  
  抬起头,望向蒙上薄纱的湛蓝天空,一直被暗鸦色长发遮挡住的左眸也因为他的动作从脸颊边滑下,露出了那其中瑰丽的殷红色,有些突兀的鲜艳色彩和右眼温柔的枯草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仿佛是一碰就碎的赤红宝石一般,在阳光温柔的抚摸下闪着粼粼的微光。
  有着异色瞳的长发男子轻轻地笑了出来,轻快的笑声中带着安然的满足,渐渐地溶解在半透明的乳白色薄雾中。而浮动着的水雾仿佛就要这样卷着他的话语离去,一并升到偌大的青空,仿佛要其将带到另一个世界去,传达给另一个人一般。
  
  
  
  
  
  *
  
  
  
  
  
  
  
  Re:
  
  
  今天是我们单独在一起的第一百四十二天,尝试着去爬了曾经听别人说过的山,站在高处往下看的感觉果然很奇妙。
  
  不禁又开始去设想你看见这副场景会是个什么表情,难不成还是那一副冷淡的样子吗。
  「无聊至极,只不过是扩大了视野而已,实际上仍然是那个司空见惯的无聊世界。」大概都能想象到你面无表情的样子了,虽然绝对会有一些失落的感觉吧……不过如果真的表现出期待的样子的话 我反而会很惊讶吧?
  不过我也不需要去担心你眼眸中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好吧,我承认我确实这样想过,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必要了。
  
  
  最清楚这一点的就是我,所以我才会站在这里。
  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
  
  呐,现在映在你眼中的世界,有没有稍稍地,让你感到些许有趣呢。
  如果没有的话,我就一直找到你点头为止。
  
  
  
  
  所以稍稍地对我宽容一点吧,求你了。
  我就是这样无可救药的家伙,只为你。
  
  
  
  
  
  
  
  
  
  
  
  
  #
  
  
  
  
  
  
  在世界复兴成功后,日向创向上层提出了长时间休假。理由是去旅行。
  有无论如何都想要去的地方。他这样语气平淡的说着,眼眸中漾着静谧又温和的涟漪。
  
  
  
  
  能问一下具体地点吗?
  听到这个问题他明显的愣了一下。
  唔……整个世界?
  给的理由很简单,同样也让人吃惊。
  
  
  
  
  
  最后批下来的假期是六个月。这是未来机关能够容忍的最大限度了。虽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能不能完成他的目标,但是他们无法继续允许他在外面旅行太久——未来机关不能长时间允许全知全能的人才不在工作岗位上,这样对他们来说损失太大。
  于是留给他,留给他们的独处时间,只有短短的六个月时光。
  
  
  
  
  
  日向创离开的悄无声息,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在某一天晚上悄悄地离开了日本。就如他所说的,有很多想去的地方——多到可以概括为整个世界。
  极点处璀璨夺目的极光,浅浅的海湾,一望无际的火红枫林,细软柔暖的白色沙滩。
  继承了超高校级的摄影师这个才能的他,寄回来的明信片中似乎堆积了这个世界所有的美好。往往在一个景点的时间驻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一日,往往很多时候,想要拍到一些美景的过程就已经让他觉得吃力。
  但是他似乎从未想过停下脚步,同样也很享受这场旅行一般。明明只有一个人的旅行应该是孤独而无聊的,可是他脸上总是会漾着淡淡的笑,仿佛旁边一直有人相伴一样。
  明信片他也有,被他整齐的叠好后收藏在行李箱的最深层一格。
  
  
  
  
  不过每一张,似乎都存在着一个人的影子。或是侧眸,或是一个淡然的背影,又或许只有一缕黑色的长发。每一张,每一处,似乎都存在着那个人的身影。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个人是后来用黑笔增添上去的,并没有多么仔细的描摹细化,简单的几笔就勾勒出了那个人有些冷淡的样子。而背面不出意外的都有着一些想要传达出去的话语,就像是要告诉什么人一般,洋洋洒洒的用简单的语句勾勒出对「收信人」的思念。
 
  
  
   
  叠放的整整齐齐的明信片被藏在行李箱最安全的暗层中,仿佛要填补上时间流逝掉的空缺一般,日益增多。
  
  
  
  
  
  晴天,雨天,又或者是阴天。
  开心的时候,伤心的时候,或者是闷闷不乐的时候。
  他将他能感受到的所有感情,所经历过的每一个天气,所能想到的所有话语——全部浓缩成明信片背面的讯息,字里行间都是快要溢出来的感情。
  像是最亲密的人之间的对话,但是又抛开所有感情爱意的甜腻修饰。用最平实朴素的话语,最真切的样子来面对他。
  
  
  
  
  
  于是今天也是这样。看着相机中映出的秀丽场景,日向创满足的笑了出来,眼眸中仿佛藏着闪闪发亮的星子,闪烁着孩子一般的兴奋和期待。
  在某处消逝掉的那个人看得见吗。
  难以捕捉到的苦涩一闪而过,仿佛将他所有表现出来的快乐和期待贴上了自欺欺人的标签,带着淡笑的面具上出现了裂痕。
 
  
  
   
  他看得见吗?
 
  
   
  
  仿佛看见那个裹着黑暗的人站在他的身边,柔顺的墨色长发被风撩起,露出了他隐藏在长发中的瓷白色脖颈。长久不见光的皮肤带着不自然的苍白,在黑色西装的反衬下变得更加没有生机,仿佛要在这个蒙了薄纱的山顶上消散掉一般,苍白的肌肤似乎快要变成透明的色彩,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溶解到泛着水雾空气中。
  日向创回头去看他,那个人同样转过身来与他四目相对。那双无机制的赤红色眼瞳如同精致的玻璃珠,但是在那半透明的虚无眼瞳中,日向找不到自己的影子。
  
 
  
  
  
  
   
  「……。」
  他好像说了什么。淡色的唇瓣微张,说出的话语却轻易地被掩埋在呼啸而来的风中,日向无法追寻到那句被气流吹散的讯息,只能怔怔地看着他,任凭渐渐泛起的水雾模糊了视线,也慢慢地模糊了那个人本就飘忽不定的轮廓。
  闭上眼,尝试在发了狂的风声中寻找到那个人的呼吸。扑面而来的气流中仿佛掺杂了刻在那个人生命中一成不变的冷淡,温凉的感觉让他穿的淡薄的身体微微发抖。
  幻影一样的人迈开脚步,慢慢地靠近那个望进他眼眸中的人。落地无声,呼吸浅淡,隐藏在黑色中的他仍然是那样面无表情,淡漠疏离的样子就像是毫无生机的瓷制娃娃。
  
  
  
  
  ——但是他存在着感情,在内心中苟延残喘的心意让他走向那个对于自己来说意义非凡的人。  
  
  
  
  
  他张开手臂,指尖透明。仿佛要溶解在阳光中的手,在触碰到日向创的那一瞬间崩散,仿佛要拥抱过去的那个人也就这样被毫不留情的带走,消失在缠绕上淡金色丝线的薄雾中。
  直到消失,他仍然是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虽然拼命地想要遗忘掉的,不过果然还是……」
  「想见你啊。想要和你说话,感受你温凉的体温。」
  每天每天都在想着这样的事情啊,从未停歇过,从你消失掉的那一天开始就开始发酵酝酿。到现在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了啊。
  「虽然这样的结局同样会让我们得到幸福,不过果然还是有一点不甘心的,你说是吧……出流。」
  
  
  话语中掺杂着一丝颤抖,一丝寂寞。
  日向创再次睁开眼眸时,朦胧的世界中只有他一个人屹立在中心。
  根本就没有什么人站在那里。
  他早就明白的。
  
  
  
  
  
  
  
  
  
  *
  
  
  
  
  
  
  
  
  
  Re:Re: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但是还是有很多想要去的地方。
  细数着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已经不知不觉间单独相处了这样久的时光了吗。但是还不够啊。短短的半年时间永远都无法和我自己一个人怅然若失的那些日子平衡,这一点都不公平。
  你也是这样觉得的吗。
  你也说点什么啊,出流。
  
  但是无所谓了,飞逝过去的时间也让我明白了很多。哪怕现在这颗心也在感受着快要撕裂开来的悲伤痛苦,我仍然会在这充盈这呼吸的寂寞中寻觅到一丝自欺欺人的甘甜吧。
  不然我还拿什么来笑着面对这个没有你的世界啊。
  哪怕你的回答仍然是千遍一律的「无趣至极」,甚至开始对这一切的评价规为「愚蠢的无可救药」,我仍然会这样下去的。
  
  
  如果我的所作所为能让你感到不理解的话,如果我这样的存在能让你感觉琢磨不透的话……
  
  
  
  
  
  
  
  
  
  
  #
  
  
  
  
  
  
  
  
  
  
  
  他只记得他们从未分开过。
  于梦境中相见,然后互存。仿佛两个人就是彼此的唯一。
  日向创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内心就沉淀下这样的情绪。最了解他的神座自然明白怎么回事,没有一句抱怨或者厌烦,长发的神明只是用他赤红的眼眸看着面前的预备学科,然后伸出手,紧紧地拥紧了那个有着阳光温度的普通人。
  日向创也回抱过去,两个人在黑暗中闭上双眼,只是感受着彼此呼吸交缠的声音,令人安心。
  
  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呢。
  大概从一开始吧。
  神座出流是日向创最亲密的人啊。
  
  
  然后在某一天,那有些温凉的怀抱消失了。环住身体的手臂滑下,那个人挣离出日向的怀抱,然后渐渐地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自此,只剩下了日向创一个人。
  
  
  
  
  神座出流和日向创融合了。
  而主导这一切的那个人将接触世界的权力塞给了日向创,自己就这样在黑暗中沉沉睡去,这之后就如同消失了一般没有了意识——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于此过。
  但是日向创知道他确实存在过。
  
  左眼瑰丽的赤红色,这覆盖住整个生命的全知全能,还有随着才能的使用而渐渐地变长的墨色发丝,似乎都在提醒着他「神座出流」曾经存在于他的生命中。
  但也只是曾经了。融合的两个人意味着另一方注定要消失不见,所谓的气息重合只不过是欺骗自己的托辞,但是他其实早已经沉沉的睡过去,被无尽的黑暗吞噬掉了。
  最清楚这一点的就是日向创。
  
  
  
  
  无论多少次地在黑暗中喃喃着神座的名字,无论在千万次累的失去直觉时恍然的望向前方,又不管他多少次蜷缩在黑夜的寂静中远远看着玻璃中映出的浅淡模糊的影子。
  都不复存在了,那个全知全能的人消失了。
  不会有人回应自己的呓语,不会出现那个裹着黑色的身影,就连反射出的那个朦胧混沌的影子,都虚假的让他快要发狂。
  
  
  
  
  
  
  
  
  就像是缺失了最重要的那一部分,被挖空的心脏还在汩汩地淌着鲜血,留下了狰狞而无法愈合都伤口,痛彻心扉的感觉几乎要贯穿他的思考。
  日向创不得不承认,在最初,发现自己再次成为孤身一人时,他那伤痕累累的世界轰然倒塌。
  
  
  
  
  
  
  ——但是也只是到此为止了。再怎么感到悲伤和迷茫,时间也不允许他滞留于此。
  伤感了,为他嘶吼过流泪过也就够了。接下来的路还是要走的,日子还是要过的。一度被粉碎破坏掉的世界等着被重建,各种各样繁琐忙碌的事情无法因为他的心情而停下来驻足等待。他仍然需要活在「只存在着日向创」的世界中,呼吸着两人份的空气,用不同颜色的眼眸注视着面前露出狰狞伤疤的天空。
  没有了另一个人,另一方还是得活下去。
  哪怕是欺骗自己,疲累着也得继续呼吸。
  
  
  
  
  于是他活了下来,带着两个人灵魂的重量,再次尝试着去接触这个世界。
  忙碌的工作让他无暇继续伤感下去,世界复兴和同伴苏醒等等的事情挤到了一起,仿佛是刻意为之,让他忙碌到将脑内消沉的情绪被迫排出一般。
  等着他终于忍不住从排山倒海的工作中探出头好好地休息一番的时候,心中被撕裂开来、变得血淋淋的伤口也早就干涸了血迹,撕裂开露出皮肉的部分也结了痂,但是不会再有那样刺骨的疼痛。
  
  
  
  
  时间让他看开了许多东西。
  时间给了他继续走下去的理由。
  这个世界,还不想让他走。
  他也对这个被他拯救下来的世界留有眷恋。
  
  
  
  
  所以。
  上帝将他们融合在一起,以最近也是最远的距离,让他们之间再无缝隙。最初,他仅仅是意识到感知不到神座的存在,然后为此黯然神伤而已。等到他终于释然那一天,那个「分离」的日子也不在变得那样刻骨铭心,想起那一天,也不会觉得撕心裂肺了。
  
  所谓人格融合,那么另一方就会消失。
  ——那么倒过来想的话,说「神座出流」活在「日向创」的生命中,也未必不可。
  
  
  
  
  所以他才决定在一切归于平淡后,将身心沉浸于大千世界的美好。忍受过刺骨的寒冷,难耐的酷热,高处稀薄空气所带来的窒息感,去定格那样多壮美的景色。
  他想让那个藏在自己生命中的那个人看看,一度被他评价「无趣至极」的世界,有着怎样美丽的一面。哪怕所有的奇迹都能被那个冷淡的家伙解释出原理,他也想要去心领神会,成为那奇迹一般的世界中的一部分。
  
  
  
  
  这样会让神座觉得不再寂寞了吗。
  没有成效也无所谓,哪怕会被评价「愚蠢至极」也罢了。
  “那也得看到过才可以下定论嘛,出流你这个没有耐心的家伙。”他站在混沌的世界中静静地勾起了一丝无奈的笑容,望向虚无的远方,眉眼温柔。
  
  
  「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啊。
  呐,让我好好的感受到你的存在吧。 」
  
  
  
  
  换个角度来说,现在的他们比世界上任何关系的人和人都要亲密,他们被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你活在我之中。
  用你的思维重新去思考这个一度被放弃过的世界,用你的记忆去记录,去定格,去珍藏。
  呼吸着你的呼吸,让心脏的每一次颤抖都融合在一起,我现在所思即是你现在所想,我所认知的一切即是你的信条。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甚至是身体中血液冲击的咆哮,都仿佛是亲密的彼此倾诉。
  这颗用红线缝合在一起的心脏,承载着两个人的重量。
  如果说那冷静淡漠而理性的一面是神座出流的剪影的话,那么自信又阳光温暖的「未来」,就是日向创的样子吧。你宁愿沉入黑暗包揽整个静谧又孤独的黑夜,我就安然的在你留下的白天中做你的太阳。
  
  
  
  
  「日向创」即是「神座出流」存在过的痕迹。是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他们本就是一体,何来分离告别之说?
  即使是拥抱都做不到,现在的日向创不会再感到悲伤。如果这样紧密地贴合在一起的话,就不需要担心他在想什么,他对于各种各样的事情是怎样的看法,也不需要去思考他是否有什么隐瞒的事情了吧。 他在想什么,他想要做什么,日向都再清楚不过了。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呀——正因为如此,出流无法对他撒谎,无法对他有什么隐瞒的事情,反之亦然。
  虽然可能是自欺欺人的安慰,但是这样就已经够了。他已经很满足了。
  
  与喜欢的人一同呼吸,一同感受这时间的冷暖,一同看过日出日落,一同思考着同样一件事,为了一些情绪相视而笑……在这个只有彼此的世界中感受着彼此,一同融入到这个世界中。
  ——一同活着,直到生命的终焉。
  
  
  
  哪怕时不时仍然会这样黯然神伤,他也会在每一次滑下泪滴时,勾起唇角一抹淡淡的微笑。
  虽然仍然会在想起他时感到苦涩和痛苦,但是已经够了,他觉得很满足了。痛苦越深入骨髓,他就能越发地定格住这个人,他就能越来越喜欢他,每时每刻都不会忘记他。
  用劲上半生去怀念他,赔上下半生去感受他。
  想要和他一起活下去什么的,其实这样简单就可以做到。
  他也从此别无所求。
  
  
  
  
  
  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稍稍颤抖手指就能触碰彼此,又似乎相隔银河一般遥远的距离。
  静下来的话,甚至可以隐约地感受到,神座出流真的存在于此,存在于日向创这个人之中,和他一起看着面前的世界。
  
  
  
  
  
  
  
  
  
  「挺可笑的幸福论吧。」
  「但是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噢,现在的我,为此感到十分的幸福。」
  「没有什么是比「和你一同活下来」这件事更让我满足的了。」
  
  
  
  指尖萦绕了几缕阳光,他抬头,发现水雾不知何时已经快要消散了。温暖的淡金色光线盈盈地绕住了他的手指,带来了温暖又让人安心的舒适感觉。
  这一次,他似乎又在虚无中看见了那个人。他墨色的长发被阳光染上了淡淡的乌金色,他淡色的肌肤也被蜜色的阳光踱上了浅淡的生机。他穿过轻薄的水雾,仍然是那样,不紧不慢地向他走来。风将他的长发卷起,纷飞着遮住了他的表情。
  日向创也站在原地,笼罩在阳光中,脸上勾着浅淡的微笑,目光温柔的望着那个从虚无中挣脱出来,此时向他靠近的神座出流。
  「虽然拥抱都做不到,但是我仍然,一直一直的喜欢着你噢。出流。」
  不紧不慢的步伐渐渐地开始变了节奏,一直游刃有余的他开始加快频率,渐渐地变成了向这边奔来。应该是近在咫尺的距离此时对于两个人来说无比漫长,即使是神座出流这样全知全能的存在都无法跨越这道银河。
  「和我一起活下去吧。直到我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神座出流再也顾不上往日冷淡的外壳,有些狼狈的奔跑着,一点点的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他前倾,使出全身的力气伸出手,葱白的指尖同样萦绕着淡金色温暖的阳光。
  这一次,在他支离破碎前,似乎终于碰触到日向创柔暖的面颊,带着阳光一般让人留恋的温暖。
  
  墨色发丝似乎拂过了脸颊,他抬头,看见那张常年被长发遮掩住的那,与他别无二致的容颜。
  虚无的赤红眼眸,此时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本来冷漠的这个家伙,此时似乎也笑了出来呢。
  
  
  
  「嗯。」
  逐渐透明的答复,溶解在这萦绕着阳光温暖的淡色的水雾中。
  而他的太阳,站在世界中央,和他在一起,现在很幸福。
  
  
  
  
  
  
  
  
  
  
  
  
  
  *
  
  
  
  
  
  
  
  
  
  
  Re:Re:Re:
  
  
  
  
  
  只要我在这里,你就能一直看着我。
  知晓了这一点,我就能继续活下去。
  
  ——就这样陪我走到世界末日吧。
  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呢。
  
  
  
  
 
  
  
  

  -END-

考虑到各种原因选择用主博发。
第一次写他们,我好久没发刀了……虽然觉得这也算是个he。
修改到现在,也来不及用电脑端再去加粗字体了,感觉很对不起雾隐酱orz。
不过希望雾隐酱以后能开开心心的qwq感觉发生了很多事情 不过还是希望你幸福的度过每一天w

评论 ( 4 )
热度 ( 50 )
  1. 雾隐明月阿影@持续想深眠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阿影😭哪里是刀!!!他们在一起了谁也分不开了!!!生日能吃到神日太开心了!谢谢阿影!么么么

© 阿影@持续想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