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米英]視力檢查(未完)

視力檢查

 

文/阿影[何年]

 

Cp/阿爾弗雷德·F·瓊斯×亞瑟·柯克蘭【學院設定】

 

*葉涼涼你的點文……完全被我弄成了發洩產物。 @长弧二人组—叶凉七 

*阿瑟三三日快樂qwq

 

 

 

 

【——你這遮住的左眼裡,映出的是怎樣的我?】

 

 

“……所以說你特地來找我是因為這個嗎?”

亞瑟有點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翠綠色的雙眸,有些怔楞的盯著站在他面前那個個頭高大,此時卻一臉崩潰樣子的大男孩。

 

“什麼叫‘因為這個’啊——亞蒂我可是很嚴肅的欸QAQ”

“然而這個問題也太……不、這根本不算問題吧?”

“但是啊英雄就是擔心嘛——”

 

眼前那個人有些不滿的鼓起了嘴巴,蔚藍色的雙眼閃了閃,想到了什麼似的他直接整個蹭到了亞瑟的身上,任由自己的頭髮在懷中人的肩頭上蹭的凌亂:“亞——蒂——我知道你最好啦所以不介意幫英雄這個忙吧?吶——”

 

 

好癢……

這個長不大的笨蛋啊。

亞瑟有點無奈的看著委屈的呆毛都快要蔫掉的阿爾弗雷德,沒有忍住輕輕地用手拂過他凌亂的金色髮絲,充當他身上“大型掛件”的阿爾在他眼中仿佛化身成在和主人撒嬌的金毛犬,嗯……還是超大隻的那種。

 

“……真……真沒辦法,那我就幫幫你吧。”啊啊,敗給他了。

“yeah!亞蒂最好了——”眼睛猛的發亮,仿佛藏進了什麼星星一般,再次撲了過來——

 

啾。

 

蜻蜓點水的一個吻印在臉頰上,阿爾弗雷德放開了亞瑟,看著他快要紅成柿子的臉頰,笑的無比開心。

“回禮喔——?”

 

 

然後帶有搖滾氣息的音樂打斷了這略微曖昧的氣氛,阿爾拿出手機,發現是他的鬧鐘響了。“啊糟糕”他這樣想著,有些倉促的拿起在撲在亞瑟身上時就扔到地上的單肩包。

“啊真不巧,比賽快到時間了……那麼比賽結束后我去學生會長室找你喔?不接受反對意見XDDD”

 

然後大笑著跑掉,只剩下亞瑟一個人站在原地,有些慌亂的捂住發燙的臉頰。

“不就是檢查個視力嗎……真奇怪為什麼那傢伙那麼在意。”

 

 

 

亞瑟喜歡阿爾弗雷德。

然而他們還不是情侶……充其量,也只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罷了。

所以當身邊的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後,驚訝的直接將手裡的東西扔掉了。

 

“真的假的啊???”

“沒騙人???明明他們這樣都像結婚了一樣——”

 

確實是這樣啊。

然而亞瑟有點不敢說出口,在彆扭的同時也在隱隱的害怕著。

 

 

 

被阿爾弗雷德找到完全是個意外。

只是簡單的一個視力檢查,亞瑟作為學生會長站在外面整理著上一批人留下的視力記錄,抬起頭時卻發現下一批來的班里有那個熟悉的影子。

似乎也看見了自己,阿爾弗雷德頭上的呆毛愉悅的動了動,金髮的大男孩整個撲了過來,眼裡裝著天空一般的蔚藍。

 

“亞蒂發——現——!”

“笨蛋這裡還有很多人啊——”

 

旁人表示,你們開心就好。

 

“不過真沒想到真快啊……這麼快就到你的班級了。”

“那當然嘛xddd畢竟是兩個班一起查——”

“看來你很自信嘛?……明明每天都在打遊戲,拜託注意一點啦。”

“英雄帶的可是平光鏡喔——?而且英雄對自己的視力可是無比自信的,肯定沒問題啦[∂]ω[∂]”


====================

tbc.

來自一個快要崩潰的阿影。

其實本來不想寫這個的。

可是。

今天視力檢查,我的右眼居然下了1.0……然後被同組的三位戴眼鏡的同學嚇出內傷。

不要啊我不要散瞳好可怕。

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寫了這篇文↓然而並沒有寫完,我要保護我的右眼´_>`它受傷了,我不能晚睡【bu】

明天盡量完結。

顺便相信我,这是甜文,可是我写的好平淡´_>`。

可能是我快瞎了心里也出阴影了吧´_>`。

【顺便问一下,右眼4.8左眼5.1怎么办,挺急的QAQ】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