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米英]Red Line【中】

上文:http://shadowhiterindo.lofter.com/post/1d5bc9c2_dd5ea67

果然今天结不了尾……嘛算了´_>`

我保证我写完这篇写甜的,可以的话可以点梗哦

我要做个高产的人,封笔那么长时间,该为喜欢的西皮出力了´_>`

有点短……就这么看吧。明天结尾,信我qwq


[接上]


  这之后又过去了很长时间,两边的关系也是越发的僵硬起来。亚瑟有些惧怕和他见面,阿尔见他这样也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谁都不说,渐渐地亚瑟也遗忘了这件事。为了分散注意力,他开始专注于手中的围巾。阿尔弗雷德则是每天早出晚归,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虽然亚瑟也不准备问。因为基本上需要他的事情不是很多,他的进度很快。他的妹妹有次看到了,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自己哥哥的心灵手巧……虽然不太对。

 

 

 

   连接,缠绕,那些赤红色的线扭在一起,最后渐渐地成了长长的纺织物。两根棒针相互交错,将那些本应该毫无交集的线交缠起来,系结成赤红的心。他专注于手上鲜艳的红色,只是想着它的温暖和阿尔弗雷德收到后会是怎样的表情。然而……

 

   本应该毫无交集的赤红的线,最后不知为何,就这样交缠在一起,缠绕连接,然后次次重复,最后想要将它们分开时才惊觉,解开这线结已经变得如此困难。

 

   【——就像他们一样不是吗。】

   【——如同线结一样复杂苦闷的关系啊】

 

 

 果然不出他所料,阿尔弗雷德看到那鲜红的围巾时还是愣了一下。他看着亚瑟有些别扭但还是含着期待的眼神,最后满足的笑了起来。

 “我很开心喔!谢谢你亚蒂!

目的达到了,亚瑟忍住自己不禁想要向上翘的嘴角,压抑住自己心里的那份惊喜。“……嘛,才不是特意为你做的喔,只是拿来练手的而已……而且最近很冷啊,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多穿一点,感冒了可是非常麻烦的。”

 

 

 “那么,我走了啊。”

 最后,两个人谁都没有谈起上一次的事情。在别扭的问候几句后,亚瑟和他告了别,转过身去离开了。心里是终于将谢礼送出去的轻快,心情舒畅的他在思考今天晚上要几点去排队买饭。

 

 ——然后并没有看见大男孩还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他远去离开的背影。他最后围上了那个看起来很温暖的围巾,将脸埋进了绒绒的纺织物里。

   “……啊,真暖和。”

 

他叹了口气,看着怀中一直藏着的东西。

 ——一排冰冷的弹药,带着错综交杂的电线和有些狰狞的外壳。

 

 微阖眼帘,他抬起头来,呼出的气形成淡淡的白雾,最后消散到铅色的天空中不见了踪影——那压抑的灰色带着让人看不到尽头的绝望,他怔愣的看着,蔚蓝色的眼睛染上了肮脏天空的灰霾和悲切。

 

 

 他喃喃的说着什么,最后露出满是苦味的笑容,就连眼角滑落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察觉。

 

   “亚蒂,相信我……等你‘再也见不到我’的时候,战争就结束了呐。”

 

 

   ——这样的话你就能看见那样的蓝天了,那绝对是最美的风景。我就是为了让你看见那样让人向往的东西,才……要这样做的。我觉得这是个正确的选择唷。

   ——当你看到的那个时候,可一定要告诉我喔,这可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风景欸,可不能小气的不和我分享喔,一个人消化实在是太狡猾了。

 

 

 

 

【——对不起啊。】

 

 

 

 

 

 

 当亚瑟接到要转移的通知时,他有些惊讶的放下了茶杯,有些不可置信的盯着过来传话的弗朗西斯。

 

 “不会吧?这次转移也太突然了点,我本来以为这里足够隐蔽,我们可以在这里等到战争结束的。”

 “小少爷你不明白的事多着呢,这次战争真的要结束啦。——总部想用这里结束一切,最后的胜利当真就是属于我们的……”弗朗西斯似乎是毫不在意的说着,作为这边的情报传递员,这件事知道的久了也就不以为奇。然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神色一凛,望向亚瑟的眼神里多了一份复杂。

 

   ——他大概不知道吧。

 

 亚瑟连茶杯中还尚温的红茶都没有再管,直接站了起来准备收拾东西。外面已经有三三两两收拾东西的人了,他压抑住终于要结束这生活的狂喜,走向了自己专属的柜子。见亚瑟已经准备好的弗朗西斯没有多说,作为情报员的他还要继续出去通知别人时刻准备,这个地方——很快就会变成让战争结束的决定性领地。

 

   只是啊……

   要想在这个时候找回失去的那片天空,只能让某些人珍视的‘天空’来领路。他和站在门口把关的恶友们眼神相碰,三人眸中写满了复杂。

 

 

   真是残忍呢。

 

 

 

 

 亚瑟收拾好东西,想要找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阿尔弗雷德。他兴冲冲的找到了大男孩的位置,却发现本来应该在这里好好待着的他不见了踪影。

 是去哪里了吗。

 

 亚瑟看着一尘不染的床铺和早已经空旷的行李柜,心里想,是不是那个家伙早就知道了,所以已经收拾好了。心里暗暗地责怪着那个家伙居然没有告诉自己这件事,又期待着一切结束后和那个家伙以后的生活。

 

 那么,车里见吧,阿尔弗。

 我已经等不及看到你站在蓝天下的样子了。

 嘛,才不会承认。

 

 

 

 长长的火车旁已经聚集满了等待离开的人,熙熙攘攘的倒是没出什么乱子。亚瑟努力的踮着脚尖,想要在人群中找到那温暖的如同太阳的大男孩。

 ——没有找到呢,是不是已经上去了?

 ——嘛,总会找到他了。

 

跟着人群向前移动,亚瑟将要和幸存的所有人一起,离开这个将要变成战场的地方,一起迎接最后湛蓝的天空。

====TBC=====


顺便附上一段歌词,赤红的线里的´_>`真的看着就心疼。

再见了吧 啊啊 系结着再也不能遇见了的想法 深红的线 

只是手指 啊啊 用温柔的谎言隐瞒过去 然后装进去就好啦 

胡说了吧 啊啊 就像念着咒语一般反反复复呼唤着名字啊 

不会忘的 啊啊 不管是你的声音 各种各样的容颜 还是纺织起来的心 


再见了吧 啊啊 缠绕着曾经那样喜欢你的想法 深红的线 

快放开吧 啊啊 魔法被解除掉了 我一个人能够走过去 

再见了吧 啊啊 系结着再也不能遇见了的想法 深红的线 

只是手指 啊啊 用温柔的谎言隐瞒过去 然后装进去就好啦 


港真……一直是我心中的cp虐曲。

评论 ( 7 )
热度 ( 12 )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