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_Overdose.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米英]Red Line

是的我开新坑了……我回归了爱我吗【bu

我觉得我应该开始写了不然我掉粉了……所以我决定这个寒假勤快一点,毕竟要小中考´_>`,进入老年期的人会努力高产的!

这个我明天写完,电脑屋好冷……´_>`



Red Line

 

Cp/阿尔弗雷德·F·琼斯×亚瑟·柯克兰(两人同岁,亚瑟比阿尔大几个月)

 

文/何年

 

建议配合bgm→真っ赤な糸  一同食用

 

 

 *

 

 “——红色是HERO的颜色哟。”

 

 

 

 

 

 【20xx年,x国某避难区。】

 

 

 常年的战争已经开始让世界上的某些地方开始崩溃。房屋倒塌,鲜血遍地,人们的哭声凄凉的回转在带着尘埃的空气中,最后被铅白色的天空尽数吞噬。

 这是个动荡的时代。

 无数国/家追逐着那个高高的位置,妄想着在这个世界的最顶峰插上自己的国/旗。——为了胜利,不知是谁提出了‘不顾一切消灭对方’的建议,,本应是荒谬无稽的提议瞬间被一致通过。

 

 ——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无数人民只能从被炸成废墟的家园撤离,聚到了政府仓促粗略的画出的避难区来寻求一时的安稳,不定期的转换栖息之所的他们忍受着苦不甘言的生活,期盼着再度看到那蔚蓝的蓝天。

 

 

 

 

 “亚蒂!——所以说啊你在听吗?”

 面前人的不满让亚瑟回过神来,他“啊”了一声将视线重新移回那个现在正鼓着腮帮子,满脸写着不满的大男孩身上。

 “啊,我听着呢。”

 很不负责的发言,可是亚瑟·柯克兰只是想赶紧结束这场有点冗长的对话,赶紧回到庇护所去睡一觉。面前的人倒像是感受不到他有点烦闷的心情似的,一个劲的凑到他的旁边,恨不得让亚瑟永远记住这些事情。

 

 

 “所以说阿尔弗——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找我呢?我可不是来听你讲这些奇怪的事情的。这种时候每一分钟都很宝贵,拜托快一点啊——不然我就走了。”

 “诶诶诶别这样!Hero错了还不行吗?”

 有些手足无措的拉住面前人的手,阿尔弗雷德的脸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我……

 

 

 

 

 猛地被惊醒,亚瑟有些茫然的盯着惨白的天花板,舒了几口气后才发觉此时他正躺在床上,周围是很多睡得极不安稳的人。

 啊,是梦吗。

 

 

 他叹了口气,再次放松自己躺在床上,盯着外面铁锈色的天空出着神,祖母绿的瞳孔里是满满的疲惫和不解。

 阿尔弗雷德在当时到底要说什么?

 

 

 

 实际上,在阿尔弗雷德刚开口时,亚瑟就被人叫走了。因为是很急忙的事情,所以他就没有估计面前那个有点着急的大男孩,自顾自地跟着离开了。

 说实话,亚瑟也想和阿尔弗雷德道个歉,可是自从那天后,那个像个小太阳般散发着活力的人就不见了踪影。——估计是在赌气吧,毕竟快到十九岁的孩子,整个人还没有脱离孩子的思想。亚瑟有点憋屈的将脑袋往枕头里埋了下,嘛,给他点什么赔罪吧。

 

 

 倒是快到圣诞节了……呢。

 

 

 

 生活在避难区的他们,每天都害怕下一秒的到来,害怕在那一瞬间自己就没有了生命。这样的日子已经将很多人逼疯,政府便是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杀死。——于是在这地狱般难熬的地方,很少人能够真的放松下来去庆祝一个微不足道的日子。他想了想,决定用前几天顺来的毛线织点什么——毕竟那个有点粗线条的金毛犬总是不太关心自己的身体,冻坏了可是很麻烦的。

 

 

 嗯,只是当做赔礼,才不是关心他什么的呢。

 他感冒了会很麻烦,缺少一个劳动力,很麻烦的……才不是担心他呢。

 ……最近没有看到那个家伙什么的,我没有有点失望啊。

 

 

 

 

 亚瑟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见到阿尔弗雷德的。

 当时第一次看见这个比他小几个月的大男孩时,亚瑟瞬间被他湛蓝的眼眸吸引到了。

 

 

 ——那是他许久没有见过的,天空般干净的蓝色。

 

 

 于是许久,两个人渐渐熟识,开始成了亲密的朋友。亚瑟有个妹妹,而阿尔有个姐姐。互相认识后,便开始向一家人一样生活了很长时间。——阿尔的姐姐是在阿尔十八岁的时候去世的,死因是因为生病没有及时救助。那天,大男孩没有哭,只是静静看着自己的姐姐被火焰吞噬,最后消失在他的眼前。

 

 

 ——倒是亚瑟的妹妹罗莎,在艾米丽走后的那个早上哭昏厥过去,醒来后,便成了一个性格奇怪的人——提到艾米丽便会生气发怒,情绪激动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嘛,他也挺辛苦的。”

 亚瑟这样喃喃道,再次缩到被子里睡去了。

 

 

 

 

 

 

 

 

 

 

 

 

 

 令亚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阿尔弗雷德亲自过来找他了。

 那是一个不怎么温暖的午后。

 “诶……?阿尔弗?”

 

 大男孩表情看不出悲喜,还是强硬地挤出了一个笑容。他拍了拍亚瑟的头,声音晦涩不明的掺杂着有些痛苦的情感——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亚瑟皱着眉,看着阿尔弗雷德向自己走过来,然后拥住了他自己。

 

 

——那是仿佛要将他整个人揉入身体里的力度,压抑的亚瑟有些喘不过气。他有点慌乱的推着大男孩的胸膛,脸色开始微微的有些发青。许是察觉了这份让人难受的力度,阿尔弗轻轻松开了一点,手揽住亚瑟的腰,毛茸茸的脑袋抵在怀中人的肩窝,整个人靠在亚瑟的身上。如太阳般的温度围绕着亚瑟的身体,——他不想承认真的很温暖。

 

 

 “亚瑟……”

 “嗯?”

 “……亚瑟?”

 “所以说怎么了?”

 “……”

 “阿尔弗雷德?”

 

 他看着他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亚瑟也不急,慢慢的等到阿尔弗决定似的抬起头来,认真的盯着亚瑟有点错愕的翠绿色双眸,湛蓝色眼睛里是有些仓促的坚定。

 

 

 

 

 

   “亚瑟!”

   “我喜欢你!”

 

 

 

 

 

 

 最后亚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又或者,亚瑟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说话。

 他只是记得自己在听见阿尔弗雷德说完后,大脑就“轰”的一声炸开,然后渐渐地空白死机。阿尔弗雷德喜欢他,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久的大男孩刚才对他告白了。这个事实像是萦绕在他耳边不停歇的杂声,无限地回放着、撕扯着他最后的挣扎。

 

 ——于是最后,他像是逃一样的跑开了,慌慌张张的并没有注意到阿尔弗压抑的表情和暗下来的双眸。大男孩沉默的看着亚瑟逃开的背影,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他久久的站在原地,飘渺的眼神不知道望向何方。脸上渐渐地勾勒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声音蒙上了沙哑的苦味。

 

 

   “所以说……我还是不适合道别。”

   “不过有的话,如果再不说的话,以后不就再也说不了了吗。”

   “果然什么时候,亚瑟和我在一起时哭的时候比较多呢。”

   “就当给自己的饯别礼吧……至少他知道了,那就够了。”

 

 

 

 

    【——琼斯先生,我们有事情请求。】

    【——请你在避难人群转移的时候……】

 

 

 

 

 那天晚上,亚瑟一夜无眠。

 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阿尔在那个午后的那句告白。一次一次的重复着,最后杂乱的混合到一起,形成让人无发忍受的杂音。他躺在被窝里,有些无助的蜷缩成一团。祖母绿的眼睛里满是茫然和惊慌。

 

 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倒不如说他连可能性都没有去想,他一直认为,阿尔弗雷德会一直在他的身边,——以朋友的身份。

 ……不过,他真的这么想吗。

 

 

 

 阿尔弗雷德的告白并没有让他觉得恶心,他只是因为这件事的突然而吓到了而已。

 

 本来就是一同生活了那么久的人,自然也就成了生命中的一个重要的人。亚瑟望着外面混沌的夜空,脑子乱成一团。

 那么这就是喜欢吗?他不能理解。从有记忆开始他每天思考的最多的就是如何活下去,对身边人的感情也是模模糊糊。

 

 

 

 “希望他是开玩笑的吧。”他嘟囔着。手有些发冷,伸到了枕头下。触碰到的冰冷的触感让他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曾经说要给阿尔弗织东西。

 “……还是帮忙做一下吧。礼物什么的还是不能迟了,这样的日子里,如果不快点的话就送不出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下次再想也不迟……”

 

 摸索着拿出小灯,亚瑟看着压在枕头下的红色线,最后决定织一条围巾给那个家伙。

 因为围巾好做,而且他有时间去做这些东西……只是给阿尔弗的谢礼,嗯,还是以朋友的身份。

 

 

 

 

   可是亚瑟忘了,有些事情啊,再不去思考的话,那个人就不会继续等待了。——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等待了。

 

========TBC==========

我也到要填坑的时候了,不能当坑王了,嗯。

请叫我虐米狂魔,明天……我会加油当后妈的【buni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Re_Overd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