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_Overdose.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土銀+綜漫]#論和傲嬌的相♂處方法#

#論和傲嬌的相♂處方法#

又名#要讓老婆主動還不是得靠自己´_>`#

 

 

 

文/Shadowhite_Rindo

Cp/Hijikata Toshirou×Gakata Gintoki(副cp佐鳴宗律米英w

 

 

 

 

【咳。】

暖//眛的氣氛。

他根本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拼命地抗拒著身上男人有些粗暴的舉動,看著那人如狼一般貪婪的眼神,他在心裡哀嚎著,拽著男人此時有些凌亂的黑短直。

 

不安分的手順著曲線優美的脖頸滑下,中途還有些壞心眼的蹭過他胸前敏感的那點,感覺到身下人有些隱忍的喘息,男人笑了,像個得到糖果的小孩。

“嘿,叫出來。”

“銀時?……別忍著啊。既然是你點的火,抱怨的話我也不會停喔。”這樣說著,手指卻精準的蹭上了他的兒//子。終於是沒有忍住,身下的人帶著喘息呻/吟出聲。

 

 

“阿拉,我贏咯?”

看著那個混蛋露出一個勝利者的表情,銀時在羞恥的同時感覺自尊心在腦海里炸裂(?),鼓足力氣往前一頂,準備給那張帥臉來個大頭錘。

 

 

 

 

 

 

“土方十四郎你這個大混蛋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銀時確實是往前頂了一下,氣勢很足,嗯,真的很足。足道撞到不知道什麼東西Duang一聲還非常響亮。不過幸好,這響亮的一聲把銀捲毛砸醒了——啊、是疼醒的。

“醒了?”熟悉的聲音,銀時基本上一瞬間就明白過來這是誰——這不是自己剛才想砸的那個人嘛?!

 

 

“你剛才睡著了噢……也真是,平時就知道你很懶了,坐個公交車都能睡成這個樣子,你在向樹懶發展嗎?……充其量是個白卷樹懶,我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品種。”喂少年你的思想有點奇怪好麼,什麼叫白卷樹懶?!銀時在考慮要不要在這裡打死這個看起來很裝逼的黑短直面癱。

 

 

話說……這個發展是怎麼回事?

他們兩個坐在最靠近車門的兩個座位上,銀時在剛上車就在位子上睡死了。土方很無奈,帶也沒說什么把自己媳婦的頭靠到自己肩上,順便揉了揉那看起來手感超級好的捲毛。沒想到這個傢伙突然醒了,喊著迷之話語一頭撞上了前面的車座。

 

現在全車的人都像是看珍稀動物一樣盯著他倆,本來還有些嘈雜的氛圍瞬間變得沉默的有些滲人……銀時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打著哈哈想混過去。

可惜氣氛仍然是一片迷之沉默。大家心裡都在想這個小青年是不是在夢裡被追債了,剛才的表現有點二啊,喔也可能是被強x了也說不定。

 

 

某些地方眾人想的確實沒錯。銀時縮成一團,在地上尋找地縫。聽到身邊那個人低低的笑聲,他狠狠的瞪了過去。

笑笑笑,在笑就把你的蛋黃醬糊妳臉上。

 

話說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銀時有些出神的和玻璃深情對視,夢裡的土方性//感的笑著,在他耳邊輕輕地吹著氣,時不時泄出幾聲低沉的笑聲。

哦F*CK,他感覺此時他的兒子有些抬頭的趨勢,而他,早就因為羞恥而變得滿臉通紅。土方盯了他半天,最後繃著臉湊到他耳邊。

 

 

“銀時……你ying了。”

“……”

 

果然還是打死他吧,說是大義滅親我也不管了。銀時這樣想著,開始尋找水管(?)。


===TBC====

先寫一點……qwq失蹤人口回歸噢x

评论
热度 ( 11 )

© ◆°Re_Overd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