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_Overdose.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綜漫]隨便寫點兒什麼BE梗

包括陽炎,銀魂,世初,刀男,APH的cp。

#銀魂 土銀#

很久之後,銀時收拾萬事屋時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盒子。

沒有絲毫裝飾,灰黑的色彩顯得略微笨重。上面積著厚厚的一層灰,看起來已經放了很久了。

平時慵懶的老闆意外的沒有多言什麼,沉默地盯著這個盒子——不、應該是說,透過它在回想什麼人吧。


歎了口氣,這個東西居然還在啊。

積攢著他這幾年的所有心意的這個箱子,早已經失去他存在的意義了吧。


那個姓土方的混蛋已經失憶三年了呢。

從他睜眼后第一句【你是誰】開始,銀時就明白一切都回到原點了。

這傢伙也真是、說好的回來后要一直在一起呢。

最後只不過只有我一個人守著我們的回憶。


最後銀時沒有說破這搖搖欲墜的和諧,淡淡說了句【我們只是朋友、不連朋友都不算吧。】這樣的話就退出了他的生活,從此兩個人的相處方式回到了以往不熟的日子。

最後這個混蛋……結婚了呢。


這樣想著銀時無力的笑笑,擦乾淨那個箱子放到了客廳。

還是扔掉吧……嗯、垃圾回收日是週幾來著呢。



【——最後、只留我一個人在回憶中自我折磨。】



#陽炎 伸遙#


如月伸太郎想起來,曾經九之瀨遙似乎給過他什麼東西。

具體細節性的東西他都忘卻了,只是記得他蒼白如紙的臉和同樣蒼白的笑容。

是什麼呢……似乎是很重要的東西。


可惜以往記憶力好得出奇的他,此時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大概是自己退學開始,又或者是文乃死去那天,又可能是在九之瀨家的那次號哭,有可能是更前。

九之瀨一直都是一個病弱的傢伙,可是臉上的笑容一直都是非常溫暖人心的。如月伸太郎歎了口氣,按掉了震動不止的手機就癱在了床上。

九之瀨他似乎做什麼都這麼溫柔,而且明明是個高個子卻非常的喜歡孩子一樣的東西。如月伸太郎每次去他家的時候,總會帶著一隻小巧的三角龍公仔,在他把九之瀨哄睡著之後把公仔放在他的懷裡。


他到底給了什麼呢。

如月伸太郎搖了搖頭,索性不去想了。


會找到的吧,總有一天。這樣想著,如月伸太郎抱著腦袋睡著了。

恢復寂靜的房間,角落里靜靜地躺著九之瀨遙的死亡通知書。



【——抱歉,我忘記了……不過你的溫度,我是不會忘卻的喔。】



#刀男 兼堀#


堀川國広有的時候會靜靜地坐在那櫻花樹下想著什麼。

每回大家看到後,也只是默默地歎口氣,然後通知下次清掃下廊的刀把那個地方打掃乾淨。


作為刀,它的宿命就是戰鬥,直到破碎消失的那一刻。

堀川能明白,破碎之前的感受。他至今為止仍然忘不了被投入海中的那一刻的窒息,還有滿滿的不捨。

那真的無比痛苦。尤其是離開之前看到了他的兼先生哭的絕望的樣子。



那麼他一直都很想問,在那場戰役中破碎掉的和泉守在最後那一刻到底在想什麼。

和泉守並不是什麼稀有的刀,斷掉后在去鍛去撿就是,可是他和【和泉守兼定】一起生活過的點點滴滴,可就不是那樣的稀有了。

對於堀川來說,和和泉守一起生活過的日子,就是他全部的動力。


那麼接下來來的和泉守呢?

只是知道他是他的助手,僅此而已吧。



【——生死相關,兩人的回憶終於成了灰燼。】




#APH 獨伊#


【——吶吶德意志,我哪天和威/尼/斯一起沉在水中,你會想我嗎?】

是哪一天呢,血一樣的天空下,費里看著路德,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


路德不認為自己是個很會說話的傢伙,至少這個時候,不能讓面前這個傢伙哭出來,他最不擅長的就是安慰這個傢伙了。

所以他選擇沉默,就算以後再也沒有說的機會。


【——ve……不過德意志是不會忘記我的,是吧?】

還是那個笑容,不過此時變得無比刺眼。

費里就這樣和天空融為一體,那笑容在這樣的天空下,透著淡淡的悲傷。




【嗯,不會忘記的。】

路德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想著的是在海里深眠的費里。

我一直都很想這麼說啊。


【——當我想對你說的時候,你早已經離我而去。】





#世初 宗律#


跌坐在地上,小野寺像是沒有靈魂的玩偶一樣垂著頭捂著嘴。

他的周圍已經圍了厚厚的一層花瓣,琥珀一般的淺色淹沒了他的腳。


他真的沒有想到自己會得上花吐病。

大概是什麼時候?是自己為了兩人而把高野狠狠地拒絕出生活之外之後吧。

說到底、到頭來……自己還是如此自私。



生活中已經不會再有那小心翼翼的暖眛了。兩個人真正的回到了上司和部下的關係,雖然小野寺不想承認,這樣的關係已經開始讓他崩潰了。

他不敢再去邁步去探求,經過那十年后,他已經變得脆弱的如同膽小鬼。


於是他放縱自己變成這樣,身體開始一天不如一天,他仍然還是這樣死撐著,堅決不讓高野看出什麼奇怪的地方來。

花吐病無藥可醫,得不到治療就會死去。

那麼就讓我死掉吧,不要繼續因為這樣的事情而痛苦,兩個人都能舒心了不是嗎。


他現在很清楚,自己現在的存在對高野來說是個麻煩。

自己在忍受的同時,高野也在苦苦地抑制著。




這樣不是很好嗎?他看著最後吐出的帶著血的花瓣,琥珀色的花瓣似乎能直射進他的內心。

真的很像他的眼睛啊。啊啊、以後就看不到了呢。



他彆扭了很久,直到最後,那句壓在心間的話語才掉落出來,隨著花瓣的掉落而隨風而逝。

【……高野先生……我……對高野先生……】

最喜歡了啊。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Re_Overd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