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宗律]2016年小野寺律327生賀

===========2016年小野寺律327賀文===========

 

Cp/高野政宗×小野寺律

文/SHADOWHITE_RINDO

 

 

 

 

 

(——糟糕、已經開始習慣你的體溫和氣息了。)

 

 

 

今天是小野寺律的生日。

別吐槽開頭的平凡無味兒,總之因為這天也是週末所以小野寺可以肆無忌憚地在家裡滾來滾去糟蹋剛打掃好的房間。能看出來,這對於小野寺律來說一定是個不錯的一天。

然而反看高野總攻,因為是總編所以被井坂先生強行加了班,硬是一大早被打發去開會陪客聚餐等一系列麻煩的事情。又是因為今天是難得的週末和小野寺的生日,不能陪在戀人身邊的高野先生的心情指數更是直線下降。

 

 

 

 

不爽,不爽啊。

明明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他的生日呢。

為什麼想好好過就這麼難呢我說?!

 

 

 

 

 

於是就在各種怨氣下,高野先生以【啊就算是給律去買禮物了吧順便去開會陪客聚餐@#¥%&】的自我催眠中推開了自家的大門。小野寺一直有些緊張的看著低氣壓的某人,生怕怎麼樣就點燃了那根引導線讓而讓那傢伙瞬間爆炸。【?

 

 

 

 

回歸平靜的房子,空蕩蕩的只有小野寺一個人輕微的呼吸聲。

抱緊蓋在身上的毛毯,小野寺乾脆整個人縮進沙發里,棕色的頭髮因為亂層而變得凌亂不堪。悶悶的抬起頭,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眼裡寫滿的不開心。

 

寶寶不開心,寶寶不說。

其實根本就是沒發現吧我說。

……等等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小野寺居然會因為高野不陪他而變得伐開心。

雖然根本不想承認,不過高野先生在身邊自己才會覺得安心一些。再次裹緊了被子,想要獲取一些溫暖一般。

——不過還是高野先生在的時候暖和,他身上獨有的氣息,已經變成了習慣。

 

不妙啊這情況。

為什麼會這樣呢。

 

 

 

小野寺這樣想著,有些洩氣的靠在柔軟的沙發靠墊上,閉上眼睛想要獲得片刻寧靜一般。雖然……心臟清晰快速的聲音在告訴他沒什麼卵用。

每回想到高野先生,心臟都像是要跳出來一樣呢。

為什麼無論什麼時候……

 

——都會想到那個讓他心跳加速的人呢?

 

 

 

 

 

 

【不不不我這一定是病了這不是戀愛這不是戀愛……QAQ。】

腦子越想越亂的小野寺雙手抱頭以崩潰狀開始自我催眠,即便這個方法依、舊、沒、什、麼、卵、用。

站起身以衝刺一般的速度奔去盥洗間,狠狠地往臉上撲了一把冷水才讓自己頭腦冷靜了下……也順帶降低了點臉上快要熱到爆炸的溫度。

 

 

 

兩個人同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因為高野一個認真的表情加一個足矣讓人溺死在其溫柔里的吻就繳械投降的他,至今為止想起來還滿臉通紅。

 

【和我住在一起吧。】

【想每天都看到你,甚至想清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

【律,想和你住在一起啊,我喜歡你。】

然後便是綿長的親吻,小野寺現在仍記得高野政宗那天的表情是多麼認真。

認真道他無法抗拒的地步。

 

 

 

 

為什麼自己會沒用到這種地步……小野寺默默在心底哭泣。

雖然就算自己怎樣意志堅定都贏不了一個名叫高野政宗的人就是了。

 

 

往旁邊望去,架子上,兩個人的浴袍整齊的放在一起。

高野先生的明顯要寬大一點,緊挨著的那件稍稍小一點的便是小野寺的,一樣的款式,兩件衣服之間又沒有一點縫隙,看起來真的很像一件衣服。

一件……

不知怎麼,小野寺的臉【砰】一聲紅到了耳根,有些慌亂地又破了一把涼水,動作毛躁到額發都被弄濕了也渾然不知。

 

 

高野先生的……浴袍啊。

會不會有高野先生的味道呢?

啊不不不我在想什麼奇怪的事情啊?振作點啊小野寺律!

 

 

 

小野寺撐在盥洗池兩側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麼,過了許久才像是做好什麼覺悟一般抬起頭來,紅著臉拿起高野的浴袍,像是拿了什麼珍貴東西的小偷一般逃一般的離開了盥洗池。

——啊啊,才不想看到自己紅的像番茄一樣的臉啊嗎、,太丟人了。

——不過……高野先生不在家就抱著他浴袍這種事情不應該是更丟人的么。

——我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啊我是不是吃錯藥了。

 

 

——不過就一次……抱一會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吧?高野先生的浴袍似乎很暖和的樣子,總之……應該可能大概比被子暖和,稍稍蓋一下不會有什麼的,嗯。

於是開啟了新一輪自我催眠的小野寺紅著臉坐回沙發上,攤開高野的浴袍蓋在自己身上,裹緊了順便蓋住了自己羞紅的臉頰。

 

能做出這樣的事情……自己已經快變成一個變態了吧。

啊啊啊怎麼辦,好羞恥。

心裡又有些激動。

 

 

 

身高幾乎一米九的人的衣服對於小野寺來說確實很寬大,蓋在身上和被子確實沒什麼區別。

上面真的帶著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氣,這是高野平常沐浴完后都會帶著的味道。每回在家裡被那熾熱的溫度包圍著,充斥著小野寺鼻息之間的,只有高野身上沐浴露的氣息。

——獨屬於那個人的、霸道的的氣息。

 

 

 

就這樣百般無聊的熬到了中午,高野還沒有回來。

——啊對,高野先生得去聚餐的呢。

抑制住心底不開心的情緒,小野寺抱著沙發的抱枕,裹著高野寬大的浴袍沉沉入睡。

——就這樣等等他吧。

 

 

然而律醬完全忘記了自己說好的【蓋一會就放回去】這個想法。

嘛、也不算壞。

 

 

 

過了不久,公寓的門鎖【咔噠】一聲開了,高野帶著疲憊的表情進了門。

好累啊……井坂真是太惡劣了呢。

雖然是買了禮物,他望著口袋裡的那個小小的盒子,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他想給他這個東西真的很久了。

只要他的律接受了,他小野寺律就真的是他高野政宗的人了。

真是個美妙的事情呢。

 

 

 

 

【小野寺?……啊,睡著了啊。】

正在四處尋找自己那彆扭的戀人,一轉眼就看到了在沙發上睡得安詳的小野寺。

睡著了么。

他在等我?

有些開心。

 

 

走過去想要好好地瞧一瞧睡夢中可愛的傢伙,卻發現蓋在他身上的【被子】有些眼熟。

這似乎是睡袍。

而且還是我的。

 

 

 

 

[問:回來看到戀人裹著自己的睡袍怎麼辦?]

[解:

∵戀人裹著自己的浴袍睡覺。

∴戀人是想念自己的體溫和氣息了。

又∵自家這位是個大傲嬌。

∴自己不在家,他寂寞了。

∴他寂寞(饑渴)了。

∴為此他在引誘我。]

 

 

 

等等上面的類似證明的解答是什麼鬼。

結論又是幾個意思。

 

不過很殘念的,高野政宗先生就這樣認為了——把這個錯誤的結果變成了堅定不移的結論。

戀人饑渴了自己再不下手就是忄生冷淡了吧。

所以自己要採取行動。

 

 

 

 

採取行動……採取行動你妹啊!

被吻到喘不過氣才被憋起來的小野寺有些崩潰的睜開眼,視網膜映上的便是高野認真的帥臉。

被嚇了一跳,掙開后往後退了好幾下。

 

 

【……高野先生?!】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小野寺,我真的不知道原來你這麼【寂寞】的……】高野總攻一臉嚴肅,似乎在做深刻反省。

欸?

【是我大意了。】一臉認真。

 

 

 

 

【什什什什麼?!——高野先生你為什麼一回來就在說這個?!】小野寺開始用臉cos番茄。

【欸——可是你裹著我的浴袍在睡覺喔。】

【/////那那那那那那是因為高野先生的浴袍似乎很厚很暖和絕對不是那些奇怪的事情!!!!】臉紅的快滴出血來了。

 

 

 

這藉口真是可愛。

這樣想著高野忍不住笑了,被自家律可愛到笑出聲來。

 

【喂高野先生/////////////!!!!】

 

 

 

 

 

 

 

 

調戲媳婦完畢,高野突然正經起來。

【小野寺……】

【嗯?】

 

然後小野寺臉上印上了一個無比溫柔的吻。

【生日快樂,律。】

 

【……你是笨蛋麼////////////////】

 

 

 

 

 

關於禮物?

我不說誒嘿嘿。

 

 

 

總之第二天編輯部的眾人看到小野寺律臉上的緋紅和無名指上簡單樸素的銀戒、還有高野臉上怎麼也消不掉的笑容內心是嗶了狗的。

其他編輯部內心是欲哭無淚的。

 

 

燒。

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

 

雖然沒這麼做就是了。【笑。

 

 

 

最後的最後。

小野寺律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2016小野寺律327生賀.END===


评论
热度 ( 37 )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