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_Overdose.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刀劍亂舞][兼堀]……名字我沒想好。|架空|未完結|我又開坑|第一次嘗試土方組

Cp/和泉守兼定×堀川國広

文/SHADOW

架空設定,扯到歷史,銀魂土銀刀男安清等串場[有三日鶴似乎]/

OOC OOC OOC重說三//

 

 

 

  和泉守兼定做了一個夢。

  他夢到一個血色的時代,身處一個被血色夕陽和猩紅血液染紅的戰場。許多的武士穿過他的身軀拿著刀劍戰鬥,他轉過身去卻發現沒有一個人看得見他。在這一片血紅中最過顯眼的不過是一抹勉強能看出顏色的淺蔥色羽織,身邊搖搖欲墜快要斷掉一般的旗子上近乎猙獰的寫著一個大大的誠。

 

  他看見了他自己,一身紅衣外面卻披著方才看到的蔥色羽織。“自己”身後站著一個看不清面貌的少年,有些侷促的握緊手中的肋差,直到“自己”說了什麼的時候他才放心的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聲音意外的輕快明朗。

  兼先生,他聽見那個少年這麼稱呼“自己”。

 

 

  什麼都不知道的自己只是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看著前方的兩人迅速融入戰爭中,漸漸地在開始被吞噬的夕陽中消失了身影。

  不知為何,看到這場景他都會莫名的心慌,然後帶著一身冷汗驚醒。

 

 

 

 

 

 

  天還是朦朦朧朧的,再一次被噩夢嚇醒的和泉守先生在平復呼吸后有些煩躁的揉了揉自己傾瀉到床單上的長髮,隨手一抓床頭還發著淡淡蔚藍色光芒的熒光鬧鐘。

  凌晨兩點五十八分二十七秒。

  離自己上班還有很長時間,和泉守兼定悻悻的鉆回被窩,皺著眉盯著窗戶外面還有些昏暗的景色。

 

 

  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和泉守兼定不止一次這樣對著夜間有些冰冷的空氣這樣問——當然不會有什麼答案,那個時候空氣先生能做到的只有沉默和更加冰冷刺骨。他去看過醫生,然而在第十五次回程的時候他有些自暴自棄的扯著散在後面的馬尾,根本沒什麼問題就連醫者都快把自己當找茬的了,噩夢就噩夢吧。

 

  和泉守有些煩躁的翻了個身背對著窗台,熒光鬧鐘仍然淡淡地保持著不算微弱的光亮,不知不覺間已經過去了五分鐘。

  繼續睡吧,明天還要去上班呢。

 

 

 

 

 

  第二天是個雨天,正好反映了和泉守現在的心情。

  打著哈欠他隨便買了一個三明治和一瓶橙汁,嚼著早飯他邁進了早上的第一班公車。

  這個時間點還不會有什麼人,不過如果是下一班的話就說不定了。——可能他連下一班車的門都看不到,因為人多的超乎想象。

  所以說人就是個懶散的生物,寧願晚點去擠幾乎人擠人的班車也不願意早一點鑽出被窩好好地享受第一班車的清淨舒適。

 

  不過這樣正好,和泉守早上的時候是偏好安靜的。

  一隻耳朵聽著耳機,抱著包咬著三明治,外面雨點打擊綠葉的沙沙聲和潤濕的空氣,這一切讓他的心情稍稍的開放了一點。

  嘛、雨天也不壞啊。

 

  至少總覺得會有什麼驚喜的事情發生。

 

 

 

 

 

 

  和泉守兼定,二十三歲,有房有車的公務員,孩子一樣的脾氣,又因為長相等等相關特點,他被同行稱為“本丸公司愛豆路”。

  見怪不怪了。

 

  還有一條,,很重要,重說三。

  和泉守先生,是單身、是單身、是單身。

 

 

  不遠處朦朦朧朧的看到了自己會社的門,和泉守將喝了一半的橙汁放回包裡,一鼓作氣的拽著傘衝進大門。

  你問為什麼?不為什麼。

  才不是不想看到每天例行在門口的門衛室簷下笑呵呵的說著“甚好甚好”的那個三日月宗近,他和同行的鶴丸國永每天必定會上映的秀恩愛真的會讓單身狗哭著打翻身邊的狗糧的,——更何況那個傢伙特別喜歡每次見面笑著像個老年人一樣“調侃”和泉守幾句,只是因為年齡最小嗎?

 

……應該不是上次和泉守想給陸奧守吉行的水杯放芥末結果錯放成鶴丸那份的那個原因,應該可能一定不是。

 

 

 

 

 

  進門之後便是有氣無力的一句“早上好”,已經到了的同行早已經見怪不怪,閒著的或許也會笑著說一句“早喲”或者“來的挺早的嘛”之類的話,忙碌的只是視而不見。和泉守兼定倒是也習慣了,準確無誤的找到自己的座位然後以一個完美的拋物線快狠準的將自己的包扔了過去。

  依然是和日常一樣的一天,雖然他並不知道這個平凡的早上之後會發生什麼。

 

 

 

 

 

 

 

 

 

 

 

  “打擾了,我是堀川國広,請多指教。”

  長相清秀的少年,對著面前的大個子有禮貌的打著招呼。他蔚藍色的眸子裡面閃爍著雀躍,看起來是個很開朗的孩子吶。和泉守只是覺得這聲音無比熟悉,然而具體在哪裡聽到的早就隨著各種工作的壓力飛到九霄雲外去了。

 

  “阿兼,這是你的實習助手,因為堀川君還沒有大學畢業很多事情都不會、就拜託你好好照顧了喲?你們以後一定要好好相處吶。”

  長僧彌虎徹這樣微笑著說著就跑了出去,他的便當剛才被搗蛋弟弟扔進了蜂須賀虎徹的包裡面,他需要好好想想怎麼和他解釋——當務之急是先找到他啊ORZ。

 

 

 

 

 

  “長僧彌先生是有急事跑掉了呢……剩下的只有我們兩個了噢……?”

  還沒有畢業的大學生溫和的笑著,和泉守有些出神的看著比自己矮上許多的小傢伙,……怎麼辦,好想摸他頭。

  “欸……怎麼稱呼呢?”

  直到他有些不解的聲音響起,和泉守才似乎大夢初醒一般的反應過來,調整了下表情他有些高傲的抬了抬下巴。

 

 

  “我叫和泉守兼定喲?!是個強大又帥氣的人呢!”(咳咳在這裡吐槽下兼桑你這台詞我想笑)

  

 

 

 

 

  許久才聽見人有些不確定的聲音。

  “好的喲、那個……我可以叫您兼桑嗎?”

 

 

 

 

 

  和泉守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很明顯的僵了一下,然後在人有些不解的目光下慌忙的應了一聲就衝去了洗手間。

  他想起了那個夢,夢裡的那個少年也是這樣的聲線也這樣溫柔的稱呼夢裡的他“兼桑”……

 

 

  狠狠地把水撲在臉上,和泉守看著鏡子里有些狼狽的自己,擼起劉海來告訴自己冷靜冷靜再冷靜。

  為什麼聽到兼桑這個稱呼會慌張成這樣。

  那個人到底是誰。

 

 

 

 

  目送著和泉守倉皇逃離的身影漸行漸遠,堀川站在原地,眼神複雜悲哀。

  “……兼桑……一點都沒變。”

-----TBC------

我第一次寫兼堀!!!

我已經變成了癡漢!!

小堀川啊啊啊啊啊兼桑啊啊啊啊我好喜歡你倆的快去領證九塊我出快點去啊喂!!!!

ps/想寫三日鶴和安清的文啊然而我現在心術還沒寫完´_>`【土銀也會有串場的喲。

评论
热度 ( 13 )

© ◆°Re_Overd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