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2.14情人節賀文==========

DEAR

 

 

 

Cp/土銀

短小的一篇文,其實想寫兼堀的我還是回歸本家(?

Bgm/初音未來 - dear【不過這首歌很虐啊´_>`

 

 

 

第三百六十五天。

銀時劃掉日曆上那個鮮紅的數字,看著已經被打上叉號的第三百六十五個數字,微不可尋的歎了口氣。

那個傢伙……已經走了一年了啊。

 

 

 

 

從那傢伙拉著行李箱,留下一句“明年的情人節一定陪你過”這樣聽起來非常敷衍不負責的話語就消失在飛機檢票口之後,銀時表面還是風輕雲淡的,實際上心裡卻並不那麼平靜。就連一向脫線的神樂都看出來了,拽著總悟一直問小銀是不是缺愛了,然而還沒說完就被沖田捂住了嘴,沒說什麼不過看向銀時的眼神卻越發複雜。

 

 

 

都知道怎麼回事,所以不要說破。

既然說來年會回來,那麼銀桑我就等,日子一天二十四個小時也就過去了,

到時候不守信用的話我可是會狠狠地嘲笑你喲。

 

 

 

於是四季交替,轉眼間已經劃去了三百六十五個日子。

你會回來的吧,回來讓我繼續狠狠敲詐你啊。

 

 

 

去了自己以前非常喜歡的那家甜品店,熟悉的那位中年店長,在自己進去後對自己露出慈祥的笑容。又是一年過去,這個歐巴桑的臉上也出現了大大小小的溝壑呢。

 

坂田銀時是個熟客,所以漸漸地就這樣熟絡了。店長也會照顧一下他自己,比如現在——她放下手裡的盤子,溫和的說:“是阿銀啊,也是有些日子不見了呢,怎麼、還是原先的那些?你平常喜歡的那個位置我還幫你留著喲,欸真是、好幾個小夥子想坐在那裡都被我推掉了呢,早就說你肯定回來的,我果然沒猜錯。”

 

 

有些黑線的看著店長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將幾張鈔票拍到桌子上就走到那個熟悉的位置上,托著腮看著有些霧氣的玻璃。

 

今天是情人節吶。

去年的今天那個混蛋就走了,說好的回來呢。

是不是找了別人呢,在他身邊的那個人是誰呢。

 

 

 

玻璃上早就寫滿了一些甜情蜜語。來這裡的情侶們看到帶著霧氣的玻璃的時候總會想去在上面寫上什麼當做紀念,於是漸漸地變成了一個情趣。

 

看著上方的玻璃上寫滿的“來年也要在一起”“我永遠和你在一起”“I LOVE YOU”之類的情話,銀時不禁想到往年那個會在自己面前雙手搭橋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對著甜品大快朵頤的那個人,在回想的甜蜜的同時心裡也有些堵。

 

 

 

那個笨蛋是不是真的和別人在情人節的鐘聲下相視而笑了呢。

走後的前幾天還會打幾個電話來,之後就再無音訊,仿佛兩人的交際都是錯覺了一般。

 

銀時突然覺得有些疲累,縮在位置上他趴在胳膊上,很好的掩蓋了紅眸在外面霓虹和店裡暖燈的照耀下仍然收不住的寂寞。

正所謂再怎麼衷心的人看見大千世界過後也會改變心思,那麼那個混蛋是不是真的見異思遷了呢。

 

 

 

等等等等,坂田銀時你在想什麼。

那個混蛋找不找別人關自己什麼事情,無論怎樣還是要嘲笑一下,就算是未遂也要調笑他的撩妹技能,這難道不是他經常和他開啟的模式嗎。

為什麼心裡那麼堵。

 

 

 

才不是想念那個傢伙。

不是想到那傢伙和別人在一起就很傷心什麼的,也不是那傢伙離開那麼久也不會電話的擔心和埋怨,更不是許久未見的思念。

 

 

 

看見他還是狠狠地嘲笑吧。銀時這樣想著。

 

 

 

 

 

老店長將甜品拿了過來,隨之拿過來的還有一瓶看起來尚好的紅酒和幾張看起來很眼熟的鈔票。

“阿銀啊,今天特殊節日我就不收你的錢了,正好這裡還有一瓶紅酒還不錯,我這裡沒什麼人能喝,我一把年紀自然也不可以……你喝了吧,算我請你的。”

 

 

善解人意的店長放下東西后坐在銀時的對面——也就是土方的那個位置,用手蹭了下圍裙后放鬆的靠在墻上,“怎麼似乎是一副失戀的樣子?土方桑還沒回來呢就蔫兒了,還不得把那個小子心疼死啊。有什麼跟我說吧,正好以前也當過幾天聽別人發牢騷的老媽子。”

 

 

本來想要拒絕的銀時在灌了幾杯紅酒后也變得氣息不穩了起來,一直埋在心裡的那些話語也變得像裝滿水的的玻璃瓶突然被開了一個缺口一樣越發不可收拾起來。

於是店長聽著面前的年輕人一杯一杯的灌著紅酒、一邊喝一邊嘟囔不清的牢騷和心裡話,在傾聽的同時也有些心疼,等待的那個人在等到之前都是很脆弱的。

 

 

 

“多串那個混蛋、明明說好的情人節那天會回來——去年也沒有過成,全天都在安排日程了……直到晚上才見這一面啊,還是迄今為止的最後一面。”

“他已經讓阿銀等了他三百六十五天了啊……不是說好的每天都陪我嗎,店長你說他是不是個混蛋。”

“那混蛋、那混蛋還說每個情人節都會一直、一直陪著我……現在已經欠下第二個了啊、你說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真的、真的很可能……他現在和別的女人站在某個地方,過著情侶一樣的日子,做著情侶做的事情……男人,嘛、長大了都會有想要去摘花的心。”

“然而還是不甘心吶……他回來的話我一定要打他、讓他跪搓衣板。”

 

 

 

店長突然感覺肩膀被誰輕輕地拍了幾下,轉頭看到那個溫潤笑著的那個人也只是愣了一下,然後就很知趣的起身離開,順便再拿了幾瓶紅酒——當然,這次不是免費的了。

不過大金主回來了,這點錢也就不算什麼了吧。

 

 

 

於是窗前的兩個身影在窗外霓虹的點綴下是那麼的和諧。

那個銀髮的人還在灌著紅酒絮絮叨叨的埋怨著,他對面的那個人安靜的笑著,雙手搭橋的看著面前的人,並且傾聽的非常認真。

一如當年。

 

 

 

 

說道有些動情的地方,銀時忍不住放下酒杯,趴在桌子上身體顫抖著,聲音也是不像原先那樣的沉穩,對面的人有些驚訝,雖然只是一瞬間而已。

 

“……土方你這個大混蛋、快點回來啊,不是說好的、一定會在這一天回來的嗎……不守信用的話阿銀我就生氣了喲……真的……喲……”

到最後都變成了帶著顫抖的氣聲。

 

 

對面的人嘖了一聲,站起身走到銀時身邊,輕柔的搖了搖銀時的肩膀。

外面的路燈照耀進來,將那人煙藍色的雙眼映照的有些溫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黑髮藍眼,一如當年。

 

 

“銀時,銀時?”

“喂、銀時?你抬起頭來,看看我是誰。”

 

 

 

銀髮的人有些迷惘的抬起頭,然後看到的就是熟悉的那人的帥臉。

還沒等說什麼,自己就落入一個帶著煙草味的溫暖懷抱。

 

 

 

“笨蛋……只是一年不見了,你怎麼想那麼多。”

“不給你打電話只是因為太忙了,想給你打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那時候你已經睡了吧,就這樣想著就一直沒說話,最後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快到見面的日子了。”

“你還是……腦洞這麼大。我是在忙工作,哪有時間去偷腥,而且就算是有時間,我也對那些女人沒興趣——家裡還有正主等著我呢不是?”

“以後不許給我想那麼多,想我的時候主動給我打電話就好,一直不打電話我又那麼忙,你一撥號我肯定接好嗎。”

“銀時、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你。”

 

 

 

土方將臉埋入毛茸茸的捲毛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仍然是熟悉的味道,仍然是熟悉的那個人。

終於回來了啊。

 

 

“……土方君?”

銀時此時還是有些迷蒙的,畢竟喝了酒,所以眼前是現實還是幻覺,他已經分不清了。

不過管它怎樣呢。

 

 

“……#”

看到自家捲毛這個反應土方有些生悶氣,然後不由分說的堵住戀人因為喝了紅酒而紅潤的嘴唇,霸道的探入了他的領地。

 

 

 

“——唔……”

多虧這個吻讓銀時有些清醒,然後入眼的確實是自己那個分別了三百六十五天的戀人。

啊、原來他回來了啊。

土方在銀時快喘不過氣的時候才放開了他,貪婪的啃食了一會兒柔軟的唇瓣才放開他,看著懷裡的人伏在他肩頭氣息不穩的樣子土方有些得意地笑了。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啊對了,這是給你的,情人節禮物……出差那裡做的還是不錯的。你不是一直都想吃嗎,那裡的比這裡做的要美味的多呢……巧克力這種東西。”

土方這樣說著拿出一個包裝細緻的盒子,不過銀時也能從那個包裝看出來裡面的東西有多貴重。

 

 

 

有些難耐的搶過來,小心翼翼的拆開包裝后,入眼的便是幾塊顏色不一的巧克力,雕刻精細,漂亮的就像一件件藝術品。

挑了一塊粉紅色的入口,真的很好吃,入喉即溶,絲滑的感覺讓銀時幸福的瞇了眼睛。

 

 

 

“味道如何?”土方沒有嘗過,看著銀時的表情卻感覺甜絲絲的。

銀時盯著土方看了幾秒,然後突然探過身去再一次吻上那日思夜想的唇瓣。

 

 

 

夜華下,兩個人相吻的影子看起來是那麼的浪漫。

 

 

 

 

“既然想知道不如直接來嘗一下啊……笨蛋多串。”

 

 

 

情人節快樂,我的戀人。

 

 

 

 

-------------THE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