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土銀]心術(警察土×腦科醫生銀)第二章+第三章半截(誒?

「傳染.」

 

 

 

 

 

 

 『怕失去最愛的人

 他曾經固執地等

 誰知道浮浮沉沉 只剩一個

 受損的人生』

 

 

 

 

 

 

 

 “但……醫生,我姐姐情況如何?”栗髪的高中生看起來很是焦急。

 “放心喲,你姐姐還能撐過去一段時間。”捧著夾子銀時不去看土方驚愕的表情。

 “……她……還能活多久呢?”悶悶的聲音。

 “……誰知道呢。都得看她自己能撐多久了,嘛、阿銀會努力的喲。”露出醫者應該有的表情,銀時拍了拍土方的肩膀,將手裡的單子塞到他懷裡。

 

 

 

 不久后三葉就被推出來了。銀時便抱歉的笑笑:“已經結束了呢,那麼就好好照看病患吧……?好好珍惜現在的時間啊。”畢竟時間不多,我也不敢保證……她會堅強過這個季節。這樣想想,這個女孩子也是有些讓人心疼呢。

   轉過身,剛想走進手術室整理下沖田三葉的資料,卻被身後一言不發一段時間的栗髪少年拉住了。銀時略微疑惑的歪過頭,紅色眼眸被陽光映的泛著光輝。

 

 

 

   “沖田小鬼喲、怎麼了?”

   “……但那,謝謝你。”

 

 

 

   一直古靈精怪的小鬼,第一次這麼慎重的這樣道謝。

   哈、居然有些不習慣吶。

 

 

 

   “不用道謝的……吶,”陽光下銀時的眸子閃著石榴紅的光輝,有那麼一瞬間沖田總悟覺得那眼眸變得透明,“我會努力的讓她多活一段時間的喲……至少、能保證她見到季節交替吧,再久的話、……阿銀我不敢確定呢。”

   他想好好地救助那個女孩,不僅是因為可憐的緣故。

 

 

 

   至少在垂危之際,能多幾天露出笑容,能夠在最後死掉的時候滿臉幸福……痛苦的停止呼吸,真的很讓人心疼。銀時已經不止一次看著沖田三葉在病房里痛苦呼吸的樣子了。

   他想起了松陽老師,那個醫術精湛但結局淒切的那個溫柔的人。

 

 

 

   【——……哈、銀時,我沒事的。】

   捂著嘴死命咳嗽,就算是怎樣遮掩也無法止住的鮮血自指縫流出暈染了雪白的被子。長髮無力的傾瀉而下,遮住眼睛看不見裡面的無力蒼白。

   【——……嗚、老師……你真的沒事嗎。】

   

 

 

 

 

 

   會議就此停止。看著外面漸漸染紅的天際,銀時呼出一口濁氣,準備走進自己的休息室好好地休息一番。

   突然凌亂的腳步聲打亂了思緒,銀時有些煩躁的轉過身去,剛想吐槽什麼就被近乎是嘶吼的聲音打斷了:

 

 

 

 

 

   “銀桑你快點去看看——!!三葉、三葉小姐她……病發了!”

 

 

 

 

 

 

   “啪!”

   手中早已空空如也的架子摔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擊在心上。

 

 

 

 

 

 

 

 「擴散」

 

 

 

『他一直往前追溯

忘了命运的残酷

那些幸福片段牵牵绊绊

怕一点一点被遗忘』

 

 

 

 

 

 

   銀時不知道是怎麼跑到沖田三葉的病房的。

   只是伴著一下一下無比清晰的心跳聲,還有變得一團糟的思緒。中途撞到了好幾個人,所有人都默默地看著這個奇怪的醫生。當然也有幾個早已覺得習慣的人,開玩笑,如果慢慢的走的話,很可能就會在這耽誤的幾分鐘、或者是幾秒鐘里和患者生死相隔。

   可這麼狼狽的醫生、也算是百年難得一見吧?

 

 

 

 

 

   怎麼會,銀時緊皺著眉頭,感覺腦子好像被絞成一團,被人隨意撕扯的發出悲鳴。

   明明剛做了手術沒有多久吧,為什麼會突然病發……?無論怎樣想都覺得不科學啊。看著近在眼前的那扇門,銀時想都沒想就破門而入。

 

 

 

   然後理所當然的看見趴在姐姐窗前一臉擔憂的沖田……還有坐在病床旁一言不發的土方。他低著頭似乎是在想什麼,拳頭攥的骨節都泛了白。

   聽到聲音房裡的人頭抬起頭來看向門口。看見銀時后沖田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緊緊地握住銀時的手,以往狡黠的眼睛此時卻淚光閃閃。銀時不禁皺眉,呀啊,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放心唷,阿銀不會讓你姐姐有事的。”

   這是在和那個小鬼承諾,也是在給自己下最後通牒。

 

 

 

 

 *

 

   各種儀器的聲音混雜在一起實際上並沒有想象中那麼警醒頭腦。相反嘈雜的感覺讓銀時覺得思緒變成一團理不好的亂麻。手中的各種數值在白紙上密密麻麻的堆積著,讓人頭疼啊,阿阿。

   不管了、現在去取最後的化驗結果吧。

 

 

 

 

 

 

 

 

 

 

 

 

   時間不會停下匆忙的腳步,轉眼間日月已經交替了幾個來回?

 

   三葉也是那樣堅強的挺過了多少個日日月月,土方這樣想著,靠在病房門口的椅子上。天氣已經開始變暖了,阿阿阿、三葉已經熬過了最冷的時候了吶。醫院外面也不再是光禿禿一片,儘管還是冬天,儘管離真正春暖花開的日子還有一段時間……這幅樣子也會讓人對下一秒充滿期待的吧。

 

 

 

   真的是這樣的嗎?

   看著手中的藥品單,上面熟悉的筆跡洋洋散散。便是和銀時一起的時候也不知道原來他的字可以如此飄逸。那段時間只是讓自己自己知道銀時是醫生,倒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直到今天他才發現銀時的另外一面。可儘管如此,發現了又怎么樣。銀時眼中早已經沒有了以往的對他的溫度。儘管是這樣親切的笑著,兩個人還是如陌生人一般。

   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一個醫生和一個警察。

 

 

 

 

 

 

 

   比起土方的心神不寧,銀時倒是已經高度專注了很久。他現在幾乎每天都在檢驗科和三葉的病房間不停打轉,全心全意的治療這個病入膏肓的女孩。

 

 

   “銀桑,你已經折騰很久了,稍稍放鬆一下吧。”這一切新八都看在眼裡,只作為一個小助手的他只能用語言來提醒銀時他已經快要透支。

   “……哈、這樣也好,新吧唧,如果有情況一定要和我說啊。”精神恍惚的整個人攤在椅子上,銀時用文件夾蓋住頭,不久就傳來了規律的呼吸聲。

 

 

 

 

 

 

 

 

   就算是熬過了寒冬,三葉的身體也一天比一天衰弱。沖田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倒是土方在這段時間無比沉默。

   “咳咳——!!”

   蒼白的女孩不停地咳嗽著,指尖的鮮血染紅了白色的被單。她原本溫柔的紅色眼睛變得有些透明,不知為何土方又想到了銀時。

   

 

 

 

   “姐姐——”沖田整個人馬上就撲過來,在三葉旁邊噓寒問暖,土方只是沉默的拍著三葉的背,把所有的話壓在心底。



TBC.

……請叫我ooc大仙。

评论
热度 ( 2 )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