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_Overdose.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1227雙子生賀 UNHAPPY REFRAIN]

アンハッピーリフレイン(Unhappy Refrain)

 

 

BGM:镜音リン×レン - アンハッピーリフレイン

文/阿影(煢白)

Cp/蕉橘+土銀

 

鏡雙生賀,中二病特嚴重注意。我是不是也感染上SHADOW VIRUS了呢|

土銀似乎只是串場,我喜歡寫黑化的姐姐別攔著我|

最後結局,既然我玩這種中二曲子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渣蕉渣橘,蔥橘尤為明顯|

有鈴醬Les性描寫,我就是個變態你咬我啊、。|

提前祝賀你們,你們曾經那個中二的(啊)影(砸)回來了。|

崩崩崩,幼兒園文筆,以前的感覺我寫的出來嗎。|

 

 

 

 

 

 

 

【——散弾銃とテレキャスター 言葉の整列、アンハッピー 単身、都会の町並み 撃ち込んだ音、嫌いですか? 声が潰れるまで歌って 何度の時間を棒に振った やっとのこと手に入れたアンタ 手離す訳にいかないでしょ

——散彈槍和Telecaster 言語整齊排列,Unhappy 。單身、都會的並列街景 射擊的聲音,你不喜歡嗎? 唱到聲音潰爛為止 浪費了無數次的時間 終於得到想要的東西的你 應該不可能會放開手吧】

 

 

 

煩躁。

似乎是丟棄垃圾一般的嘴臉,甩掉被黏膩的汗粘在手掌上的易拉罐,瓶子因為攥的太過用力而出現了深淺不一的小洞。她身處一個骯髒的街道,不屑的藍色眼睛蔑視著這個骯髒的灰白色天空。

 

 

時間掰會幾個小時前,調笑著的那幾個女人穿的性感,親密的圍在鏡音連周圍,塗得厚厚的口紅挽出刺目的弧度,脂粉香水的味道混雜在一起讓人想吐。鏡音鈴踩滅了夾在指尖的煙,挑著眉靠在電線桿上看著鏡音連露出情場老手專有的邪魅表情,在尖細的聲音顫抖的讚歎中和那一群女人走進了愛情[]旅館。

 

 

真他媽人渣。

觀看完全過程的鏡音鈴並沒有多言,儘管那個左擁右抱的人渣是自己男朋友。她就當是在看一場電影,看著混蛋一樣的蔑笑,甚至閒情的開了一瓶冰凍百事,隨意的甩了一把被汗水浸透的金色髮絲,乾脆的將冒著涼氣的棕黑色液體一飲而盡。溢出的水液從嘴角流出,順著揚起的完美弧度流向鎖骨。

 

 

身上破爛的黑色短袖還在不斷的吸著熱,不耐煩的拽動著領子,鏡音鈴瞳孔轉向方才鏡音連消失的方向,嗤笑一聲掏出手機,咔嚓一聲那條路骯髒的光景就這樣被定格。

儘管現在陽光明媚,這條街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的可怖。可是在她眼裡,這和平時那個黑暗骯髒的小街巷沒什麼區別。啊對,甚至更讓人厭惡。

陽光的感覺,壞到透頂。

 

 

 

 

將照片發給了通信錄中的一人,在看清是誰后勾出一個調侃的弧度,在下面加了一句話。

【米庫醬你看,剛才人渣出現的那條路,拜託快點去找一個清潔工把這裡打掃一下,那個死人髒了這條路啊。】

 

 

 

 

×

 

 

鏡音鈴覺得自己成為一個Les了。

在被初音未來壓著的時候,她這樣想著。

 

身上人若有若無的撫摸挑撥有些輕佻,鏡音鈴在心裡歎了口氣,抬起頭對上身上人明媚的綠瞳。那人長長的蔥髮披散下來拂過她的身軀,一遍一遍。

“鈴醬,不開心?”初音未來看著身下若有所思的人,不解的眨了下眼睛,手掌動作倒是沒有停下,撫著鈴胸前挺立顫抖的蓓蕾另一隻手順著脊背滑下。

“哈啊,沒事。話說米庫醬別光在一個地方打轉啊……很癢的喂。”看著天然呆的沖自己賣萌卻仍然逗弄著自己的胸前的未來,鈴歎了口氣索性什麼都不去想,專心享受著女孩靈巧手指的挑逗。

 

 

 

“只是因為好喜歡鈴醬,比那個人渣還要喜歡鈴醬喔?米庫最喜歡鈴醬了。”

“哈啊啊,米庫這樣說亞北她們可是會生氣的噢。”

“那又有什麼關係啊,米庫最喜歡鈴醬這還需要理由嗎?……不論以後會發生什麼,不論以後鈴醬會怎樣對待米庫,米庫都會這樣喜歡著鈴醬喔……”

 

 

迷茫空洞的瞳孔在一瞬間閃爍出幾點光華,愣愣的看著那個一臉認真的蔥髪女孩,她的眼裡寫滿了複雜。

喂……

 

 

 

“呼啊……慢點慢點,米庫我不是你媽媽喲,別吸啊這個地方……哈、乳[]頭……要被咬下來了啊……”

“可是鈴醬的這裡特別棒。味道很讚呢。……哈,如果一咬——吶鈴醬,很舒服吧?看你的那裡都開始顫抖了呢。櫻紅色特別漂亮噢,鈴醬也是特別想要繼續這樣吧?”

 

舌頭色情的舔吻挑逗,讓鏡音鈴難耐的弓起了腰。哈,說是人渣的話自己也不例外啊。和個婊[]子一樣的在別的女人身下嬌喘,如果是以前的話一定會被這樣的場面惡心到想吐吧。

 

 

 

【——ワンマンライブ大成功!」 頭の中は少女漫画 残弾、既に無くなった 此処で一度引き返そうか

——「一人LIVE大成功!」 脑子里演着少女漫画 残弹,早就已经都没了 要在这里倒回一次吗

——そっと置いた丁度良い都合を 何度も拾い上げてたんだ みっともない暮らしにもうバイバイ そろそろ迎えが来るのでしょ?

——将悄悄放下的正巧时机 无数次的捡了起来 已对烂透了的生活说了拜拜 差不多该来接我了吧?

——間違い探しばかりふらふら 振り返り方、教えて頂戴よ 足りないものはもう無い、もう無い そうかい? そうかい、そうかい

——不停大家来找碴昏昏沉沉 回头的方法,请你教教我吧 不足的事物已经没了,已经没了 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

 

 

“土方前輩?真沒想到你會在這裡啊。怎麼,警察先生也耐不住寂寞了?”

鏡音連明媚的雙眼里盛滿明媚的笑容,把玩著快要遮住眼睛的劉海看著靠著門框抽著煙的那個黑髮男人。

土方十四郎,真選組副長,鏡音連之前也只是和他一面之緣,就被這個男人不凡的氣質給吸引到了。狂霸帥氣吊,典型的偶像劇男主樣貌啊。

 

 

“我可不認為我認識你這樣的小鬼。小鬼就應該呆在小鬼該在的地方,這裡可不是什麼好地方啊。”土方吐出一口煙霧,煙青色的瞳孔複雜的盯著面前那個只到他肩膀的小鬼頭,這種大好年華看來被浪費了啊,“我是在這等人的,非說這裡的甜品味道很讚啊,那個傢伙。”

 

 

哦?鏡音連眉頭一挑,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的那個高大的身影。能讓土方先生屈尊過來的人,很不簡單啊。他開始期待著過來人的身份。

推開那個想要湊過來的女人的鏡音連站起來,如玉的手指夾著高腳杯,裡面如血一般的液體搖曳著散發著勾人心魄的甜香。調笑著靠近土方,靠在另一側門上開始漫不經心的搖晃著酒杯。

 

 

“喂你這個小鬼在幹什麼啊。”

“陪前輩一起等人啊,我要看看是什麼傾城美色勾上了前輩這棵大樹。”

 

 

“哈啊,那傢伙不算什麼美色,彆扭的要死還是個甜食控啊。”似乎是想起什麼來土方硬朗的線條變得微微柔和,忍不住勾出的弧度讓連有些驚訝的抿起了嘴角。“成天彆扭的要死還那麼壞脾氣,可是看起來很可愛啊。那傢伙成天和我吵啊吵啊,漸漸地就吵上癮了呢。”

……果然愛戀中的男人帥不過幾秒。連乾脆放棄了詢問,抿著酒等待著人的到來。

 

 

 

 

 

 

 

 

 

 

 

 

 

“所以說那傢伙為什麼還不來啊……”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土方明顯有些煩躁了。連抬起眼想說什麼就被一個慵懶的聲音打斷了。

 

“土——方——君——哈啊抱歉阿銀來晚了睡過頭了松陽老師也不叫我……”

有些驚愕的挑眉,出現在土方肩膀上的白毛球是什麼鬼。而且聽這個聲音……男人?

 

 

 

 

可不是嗎,一個銀色捲髮的男人整個人靠在土方背上,頭上的毛一翹一翹的甚是俏皮。似乎是穿著和服的樣子,被土方遮住了臉和身軀,只看到了一雙白暫的大長腿和垂下來的白色雲紋衣角。

似乎是察覺有人在的樣子,銀捲髮的男人歪了下頭,一雙比葡萄酒還要勾人的紅色眸子就這樣撞進鏡音連眼裡。

 

 

 

 

的確,相貌並沒有土方那樣帥氣,可依然是上等。最讓連震驚的是眼睛,他的眼睛猶如黑夜裡盛放的曼珠沙華,勾人心魄。然而眼瞳里並不是那樣的骯髒,那個人的眼睛很乾淨,帶著久遠的堅定和微微的迷茫,應該是還沒睡醒。

挺漂亮的啊,連默默地在心裡點了個贊。

 

 

 

“怪不得……也不能光靠松陽老師來提醒你起床啊,銀時你現在都多大了。”揉了揉毛茸茸的捲髮,土方掐滅了手中的煙,轉頭對連說了一聲再見就和坂田銀時離去了。

獨留下鏡音連一個人在豪華的包廂里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消失的背影,湛藍色的雙眼微微瞇了起來。

 

 

 

 

 

 

 

 

自己多久沒見她了。

 

哼笑一聲連放下了酒杯,整理好衣服走了出去。也是時候見見她了。

成熟的外表掩蓋的,是那顆落寞的心。

 

 

 

 

 

【——言うならそれは、それはラッキー   繰り返しの三十九秒 廻り廻っていたら 見えた、それはハッピー? 納得なんてするはずないわ! どんだけ音を重ねたって 終わりも始まりもやっては来ないな    つまりつまり意味はないの  どうやらアンタもわかっちゃいないな?

——要说的话那就是、那就是Lucky  不停重来的三十九秒 在转呀转的时候 看到的,那就是Happy? 怎么可能会接受嘛! 不管声音怎么重叠 开始或结束也都不会来的 也就说也就说是没意义的 看来你也不懂嘛?

——画面の向こう  落ちていった  逆さまのガール、 おとなのせかい。

——画面彼方  落下的 上下颠倒的女孩, 大人的世界。】

 

 

 

 

+

 

 

 

 

第二天是個煩人的雨天。鈴沒有打傘,換上之前的學生制服走在路上。她白暫的臉龐上無表情,如同千年寒霜。

手機上的短信如同嘲諷者的諷刺一般刺得她心煩,在路上就把自己的雨傘扔掉了。那是連送給她的生日禮物來著,然而現在卻像一把生了銹的刀子,刺入心臟流出血液。

 

 

所以說你把我約出來幹什麼。

幹什麼?呵,和你分了。

你有病啊,我不認識你。

鏡音鈴,你還是喜歡我的吧,真是卑劣。

……鏡音連你是有毛病嗎,我和你早就沒有關係了。

沒關係?哈,當初纏著我的人到底是誰啊。

所以說以前的事情不要給我翻出來!!!

鏡音鈴,你這個婊[]子。

 

 

所以說舊情什麼的絕對不可能了。鏡音鈴這樣想著,嘲諷著自我厭惡著。

不過她沒有看到,沖著她飛過來的那顆子彈。

 

 

 

 

 

“啪——”

聲音響徹雲霄,伴隨著血花飛濺和烏鴉的哀鳴。

倒下的少女的眉眼,是淒美吧,是淒美啊。

 

 

 

 

 

 

 

 

 

奴.

 

 

【——散弾銃とテレキャスター 言葉も無いよなアンラッキー  満身創痍 ゲームオーバー  目に見えて嫌そうな感じですね? 散々躓いたソレは もう一回を諦めた  転がりつつも勘違った  そこでアンタが笑ってたんだ

散弹枪和Telecaster 看也无言的Unlucky  满身疮痍  Gameover  看得见的令人讨厌的感觉对吧? 狼狈不堪的那个 放弃了再试一次  在翻滚的同时也搞错了 在那里你笑了出来

ワンマンライブ大成功  祭りの後のセンチメンタル  満場一致解散だ  此処で一度裏返そうか  声が潰れるまで歌って  何度の時間を棒に振って  やっとのこと手に入れたアンタ ねえ、ご機嫌は如何ですか

一人LIVE大成功  祭典过后的一阵感伤  全场一致解散  在这里反转一次吧  唱到声音溃烂为止 浪费了无数次的时间  终于得到想要的东西的你 呐,你感觉如何啊

良くない夢の続きそわそわ  間違え方を忘れたその末路  なりたいものを頂戴、頂戴  「もう無い。」  そうかい?そうかい?

不太好的梦的延续令人焦躁  忘了错误方向的那条末路  给我你想成为的东西、给我  「已经没了。」  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墳頭孤鴉。

這是一處公墓,偏僻的小地方各種各樣的石碑稀稀疏疏。此時正在下著雨,打濕了這個安睡的地方,打濕了人的心,打濕了他金色明媚的髮絲。他蹲在一個小小的石碑旁,本來妖冶的男人又變回了那個脆弱的男生。

 

 

 

一柄傘撐在他頭上,兩個人陪著他站在雨中。

“你已經蹲了一天了。”土方沉沉的聲音響起,他丟掉了手中已經透濕的萬寶路,複雜的看著他。

“……總之快點起來,這種事情誰都無法預料啊。”銀時撐著傘,明媚的紅瞳擔憂的望著蹲著的那個人。

 

 

 

只是心煩的開了一槍的連,怎麼會知道正中她呢?

只是出去了一下的他,怎麼會知道和自己同行的陪酒女拿著自己的手機乾了什麼?

 

 

 

聰明如他,笑著失去了一切卻渾然不知啊。

 

 

 

 

“土方君,我們還是走吧,這裡……需要讓他安靜一下。”後面的聲音漸漸不見,回過頭來,傘上小孩子明媚的笑容刺痛了他的雙眼。

 

 

 

 

“其實你還是放不下她的吧?”

 

 

 

 

 

 

 

 

 

 

 

 

嗯。

 

-FIN-

 

爛尾快樂。

今天看到殺戮後續我整個人呵呵呵呵呵呵呵。

评论 ( 2 )
热度 ( 6 )

© ◆°Re_Overdo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