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蜘蛛糸モノポリ(蜘蛛丝monopoly/蜘蛛丝垄断)

 

文/阿影

 

 

 

----------

清晨时分的极乐世界,美好的如同梦境。神独自漫步在莲花池畔,一朵朵洁白如玉的莲花中间的金黄色花蕊散发着怡人花香,淡雅的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无意间,神自花瓣间隙,透过清澈的池水,看到了下界的景象。

 

莲花池下是地狱十八层,底层的血池中,一个叫芥的人和一群人在池里静默。芥生前是一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人,不过这样的罪人倒是干过一件善事,虽说,这件善事很微不足道。

 

那是芥下十八层的前几天,在一片废墟中的他寻找着下一个猎物。无意间,看到了一点黑。一只不起眼的黑色蜘蛛静静地站在他的脚边。芥没有多想,抬起脚就要踩在蜘蛛身上——

 

“不,不可!”

 

突然想到什么的芥猛的收回腿,蜘蛛虽说微不足道可也是一条生命,轻易杀死岂不罪过。于是他绕开蜘蛛,想走的时候又停下了。

 

“在这里的话,很容易被踩的吧……”

 

转过头,在蜘蛛旁蹲下,将蜘蛛轻柔的送到了一块石头上。作罢,便不再管它。蜘蛛抬起头,看着它的“救命恩人”,直到他消失在它的视野里,也没有回神。

 

注视着地狱的景象,神又想到了芥曾经放生蜘蛛一事,尽管这善举是如此微不足道,可对于一个恶人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可以证明自己有所改变的契机?问题在于,这个契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才被发现?在他已经身处地狱时。正巧,看到了一只黑色蜘蛛欲拉丝,神轻轻地将那只蜘蛛放在指尖,不一会,一根银色的丝笔直的自花瓣缝隙投向遥远的地狱。

 

【——白莲念其些微善举 赐其赎罪之机。】

 

 

 

十八层底部的血池中,罪人们戴着镣铐,脚陷入殷红的血中静默,微微的能听到几丝呻吟。因饱受地狱的刑苦,大多数人已经没有了哭喊的力气,芥便是其中一个。只看他浑身是血,头费劲的抬头望着血池上方。

 

忽然,视野中出现了一根笔直的银色蛛丝,反射着微光自遥远的上空坠下,轻轻落在他的掌心中。他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银线,心情不自主的激动起来——救赎!沿着蛛丝说不定能脱离这个鬼地方,甚至能去极乐世界!他不禁想到了自己可以不用再受皮肉之苦的日子,开心的仰头大笑起来。

 

【——无论你是何方神圣 还是无可救药的蠢货 都会向那随时都会扯断的爱般脆弱的“时机” 伸出手去。】

 

高兴完了,芥拉住那根丝,开始往上攀爬。虽然戴着镣铐,但他的身手依然是不容小觑的。渐渐地,他的视野中只剩下了血池的红色还有密密麻麻的人头,看起来好不瘆人。地狱和极乐世界的距离是非常遥远的,他努力攀爬了好久也只是走了一点点而已。

 

【——就算意识到那“红色”为何物 我也只能依靠它。】

 

血池中的罪人们看着他渐渐脱离血池,开始骚动起来。一只只惨白却沾满鲜血的手挥舞着,在他看来就像一群从地上冒出来吃人的怪物。血池中传来声声呜咽哭鸣,挣扎着的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沿着丝攀爬。

 

芥正想继续他的行程,不经意间往后瞧。看到了一个个罪人正和他一样攀爬着,其中最快的几个人停在他的脚边,仰着头看着他。惨白的脸有些内陷,流着血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那泛起的血丝让人有种眼珠快要掉落的想法。

 

芥一想,这蛛丝这么脆弱,自己在上面都有些够呛,何况整个血池的人都在这!他不禁勃然大怒:“喂,你们这群罪人在干什么?!这蛛丝可是我的打算!快下去!!!”看到下面的人无动于衷,他拔出刀,不停地乱挥舞着。

 

【——怎可能会伸出援手 你是看到我挣扎的样子 而来嘲笑我的吧?】

 

“嘶!”

 

没想到芥的话音一落,手中的丝应声而断。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救赎断开,绝望的大吼着,撕心裂肺的呼喊回荡在整个血池——

“不!!!”

 

可怜的芥,从半空中坠落下去,手还保持着往上伸的动作,眼睛睁的大大的,映着慢慢往上缩的银色蜘蛛丝——

如顽石一般沉在血池底部,他就像从来没有上去过一样。

 

【——我甚至连依靠它,都没有做到。】

-----END--------

舊文嗯。

评论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