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土銀]sleep

……舊文仍然。渣土注意。





Sleep

 

唄/シド

 

文/孤白煢君

 

Cp:土銀

 

渣方亂入注意/////

 

我是個膽小鬼,我不敢說啊。

 

 

 

 

今天又是怎樣的?

被欺騙的感情,可又寧願被這樣欺騙著,因為阪田銀時他是個膽小鬼,他不敢對土方十四郎說離開,他不想。

就這樣沉浸在謊言裏不要出來了吧,這樣也好啊。

 

×

 

“土方……一起來睡吧。”

“啊?哦。”

自從銀時和土方在一起後,銀時都會這樣對土方說。不過比較慶倖的是,土方都不會拒絕,雖然態度一天比一天冷淡。

 

銀時一直想堅持著在土方入睡後才進入夢鄉,可是他從沒有如願以償。從來都是他醒來之後獨自一人躺在那裏,那人來過的痕跡都沒有。

旁邊的那個位置,早就涼透了。

 

為什麼兩人離得這麼近,連嘴唇乾渴的聲音都聽得見的距離下,他聽不到我的心呢?銀時每次被土方獨自一人留下的時候都會這樣黯然的想,手捂著心口覺得這裏陣陣的痛。

好痛苦,好悲傷。

 

這自欺欺人的感情要持續到何時?

 

 

 

此時是傍晚,太陽已經收去了最後一絲光輝,鉛色的天空看著有些壓抑。

靠在窗前,銀時看著手中的檔案,有一下沒一下的翻著。裏面密密麻麻的字看的他莫名心煩,最後甩開手中捏著的一遝紙揉著太陽穴。

 

紙上“白夜叉”這三個字幾乎占了整個記錄的三分之一,上面的條條罪狀理得清清楚楚。這遝東西銀時是在整理房間的時候從土方遺留下來的檔裏無意間翻到的。那蒼勁有力的字體他再熟悉不過了。

啊啊,以前那點破事還有完沒完啊。

 

正出著神,手機的震動聲引起了他的注意。是土方。他幾乎每天都會發幾條短信,不是關心就是問這問那。這色彩多姿的謊言啊,騙不了他,可他卻要這樣騙著自己去相信那些謊言。

好狡猾啊,土方君。

 

“今天好好的吃飯啊,別吃那些不好的東西,今天屯所有事情,我可能不回來了,要好好的保重身體,等我啊,銀時。”

這樣噓寒問暖的謊言,儘管看起來多麼溫柔,他卻覺得如此寒心。

 

像是早就練好了一般,靈巧的手指敲著鍵盤,熟練地回著短信。

“那樣的話多保重啊,土方君。”

他多希望這些肉麻的篇章有一天會變成嚴肅的一句話,三個字也好——分手吧。那樣他就解脫了,他就不用這樣痛苦的自欺欺人了。

 

只是玩玩而已,他知道每天抱著自己的人面對自己時都抱著這個想法。他想離開,他想要一句話了結這逢場作戲,可他不可能,他不敢。於是懦弱的他開始期待對方會冷漠的最先離開,可惜,土方也是這個想法啊。

 

在這之前,還是讓我欺騙自己般緊緊抱住你吧。

沒有分手,就說明我還是有擁有你的權利的吧?

 

顫抖著的手指按下發送,然後好像全身力氣被抽空般癱了下去。

手指好像被紙張劃破了,殷紅的鮮血溢出,順著指尖啪嗒一聲掉在了地板上。啊啊啊,和血液同時掉下的透明色溫熱液體,是誰的眼淚呢?真苦啊。

 

望著手指上蜿蜒的血絲,他覺得他需要去樓下包紮一下。

然後呢?出去走走吧。正好心悶得慌。

 

 

 

手上纏著的條條繃帶,意外的和手指的顏色混為一體了呢。

將手隱藏在袖子裏,他迷茫地站在那裏,人群中不會有那個熟悉的冷漠的人,這虛無的空虛感是不會消失的。

 

路過一個小巷子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兩個人的聲音。其中的男聲,他熟悉的快要落淚了。

是土方。

土方……

 

“土方君……請不要這樣……嗯……嗯啊……“一個尖細的女聲這樣說著,帶著暖眛的呻吟讓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在幹什麼。

“呵……別著急嘛,一會會更爽的。”那個沙啞的聲音帶著邪魅,還有勾人的磁性。話音剛落,女孩的呻吟越來越急促,混合著那人的粗喘顯得色情不已。

 

【你那靈巧的手指,今天又在取悅誰呢?】

銀時停頓了一會,然後踉踉蹌蹌的逃離了這裏。一同帶走的,是早就變得破碎不堪的心啊。而沒有帶走的呢……?

 

他本不應該出來的。他也不應該聽到那聲音,明白他們在幹什麼。或者,他不該劃破手指,或者看到那檔,他應該一無所知才對。他什麼都做錯了,包括愛上土方十四郎,包括因為懦弱而自欺欺人的心。

 

自己對自己說著“別哭啊”這樣的話,但這只是增快淚水崩落的速度啊。

 

 

我一開始就知道你是那樣的人,我一開始就知道你是多麼的狡猾。可又寧願被你欺騙的團團轉,沉浸在被你主導著的這個謊言裏。

【比你想像中的還要 更加 更加的 純粹 雖然也比你想像中的 還要膽小】

 

沒有意義。不管是騙子也好,叫混蛋也好,對你來說,都沒有意義。

在這方面,我比誰都明白啊。

【現在 所明白的 確信的事實是 所有的一切 在你的面前 都沒有任何意義】

 

 

 

他想逃離,又眷戀著那個溫暖的懷抱。

遲早都要分開啊,所以在這之前……

讓我祈求可以越長越好的繼續下去吧。

 

說我蠢也好,無知也好,我想繼續,又想聽下,怎麼辦呐。

因為被你沉迷之後,回頭什麼的就不可能了啊。

【雖然明白你是個狡猾無比的人 還依然親近你是因為 是的 沉迷之後 已經 無法回頭】

 

深夜了,土方一臉疲累的回來了。

“啊啊,因為想你所以回來了。”一本正經的說著謊言,可惜阪田銀時知道還是相信了。

“是嗎?你真好。”

 

被欺騙的感情,可又寧願被這樣欺騙著,因為阪田銀時他是個膽小鬼,他不敢對土方十四郎說離開,他不想。

就這樣沉浸在謊言裏不要出來了吧,這樣也好啊。

【除此之外我別無所求 也無法奢求什麼 就這樣睡去】

 

 

END.

ooc特嚴重嗯。

我對不起我們語c社。

 @来自沙漠的西瓜 知道在這裡什麼好處嗎就是每次我只記得艾特你因為我在這裡也只認識你——

评论 ( 6 )
热度 ( 6 )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