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は愛だった。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閒的沒事]本班同學cp文

我真是閒的沒事。還有各種簡寫無視吧。


 Just Be Friends

 

  文/孤白煢君

  Cp/菊龐[內含袁奇。]

 

 

 第三人稱視角(其實是我的視角。)後期虐的BE。會有改動結局吧大概。

 還有一群二次元圈友們,請忽略掉我寫的真名,包括我自己的囧。

 

 

 

 

 

    僅將此文,送給在初二六班裏每天啪啪啪啪耍蠢的笨蛋夫夫。星期四的時候恭喜在走廊外宣牆角處滾洞房成功,祝你們在日♂後♂性♂福♂愉♂快。

 [ps:還有,我還是支持你倆,lemon和龐不合適拉(笑)雖然這篇文是虐文。,]

 

 

 

 

 

  [喂,如果我和她掉進水中,你救誰?]

 

  現在正是秋冬交替時。

  葉子失去了平日的色彩亮麗,枯槁的淡黃色被秋風無情掛下,吹到黑白相間的大理石地面,一陣蕭條感。可惜這校園內的孩子們並沒有多少有欣賞美麗的情趣,秋風掃落葉也只會讓他們感覺自己的室外值日會被學生會扣分。有一片葉子不死心的拂過一個孩子的臉龐落到他肩上,卻被他無情的打下來然後踩碎,落葉破碎的沙拉生似乎是葉子最後悲傷的的哀鳴。

 

 

  我亦是不覺得這一切美麗,一步一步走的仍是那樣隨意——不不不我並不是那樣會耍帥的人,相反我覺得自己像一個無可救藥的瘋子。眼神兇悍性格太男什麼的不是錯覺我真的就這樣。一點多的溫度不算那麼低,至少比起早上那刺骨的感覺來說這簡直是天堂。把馬甲脫下的感覺確實很棒,沒有那種束搏的感覺胸口悶悶的感覺也隨即消失。

  

  和同學踏著秋天慘澹的落葉一邊談笑一邊像教室進發,陽光洋洋灑灑的瀉下來,配著乾冷的空氣讓人有種置身於水火之中的感覺,阿用詞對不對管我啥事。

  每天都能看到的風景大概是來來往往的學生和各色的校服,還有在停車場入口勾肩搭背調戲良家婦男(不)的劉JP了。外號黑菊花的他沒有辜負爺爺咱對他的期望,六班第一淫魔的稱號真的不是蓋的。

  啊對,黑菊花這稱呼是咱起的,是不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然後也就這樣叫習慣了,原先的名字已經不適合他了。(?)

 

  果不其然他一手摟一個男生笑的萬分猥瑣,非洲人該告他盜版的皮膚更顯得他像個變態。可就是這樣的人卻是我們班前五,沒有前五也沒出過前十啊臥槽。這樣的人數學還是吊炸天阿,還能在我們班開後宮阿臥槽溺粑粑。阿沒錯,這傢伙誰都能嗶,而且是那種突然襲擊的那種。當著別人的面嗶早已經變成家常便飯,甚至變成你只是路過撞了一下他胳膊就能享受到被爆菊的快[]感。

  不行我被噁心到了,別管我我要喝一瓶百事冷靜冷靜。

 

 

  啊他有正室,詮釋了最美身高差的一個矮子,成天和他在課間摟摟抱抱啪啪啪啪的,就連老師也忍不下去了(似乎。)呃叫啥來著?……龐蛋蛋?……貌似不對。算了算了知道這個東西也沒啥卵用,人家基佬你就算是一個女漢子被別人歸為男人中的戰鬥機可也是女的還是個腐女你攪和幹啥閑的沒事吃飽了撐的阿。

 

 

  臥槽這麼一想居然還想起來了,那傢伙叫龐JP。[在這裡吐槽這倆人的簡寫……]

 

 

 

 

 

 

  正所謂女漢子是怎麼練成的,首先你得學會像個瘋子一樣,其次是像個瘋子一樣打男的,再然後是像個瘋子一樣打男生還毫不留情大有臥槽的氣勢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然後呢一個願打另一個就得挨是不是也別管是不是自願的,總之你得找個長期練手的傢伙好好鍛煉一下手勁,不然提水桶練肌肉什麼的你又不是猛男。

 

 

    

 

 

  嗯沒錯,那傢伙賊好欺負而且還坐我弟弟旁邊,我不欺負他都說不過去是不是。啊對我有一點弟控屬性,不過有個過於活潑的弟弟我也是挺可憐那個傢伙的。不過我欺負他完全不是因為這個,主要是因為——

  臥槽那是我弟不是你的妃子!!勾搭誰都行別污了我弟行不行!!

  每天看那傢伙啥都勾搭不說還對我弟弟那啥那啥我tm想砸死他啊!!好歹那是我弟弟被非洲野豬拱了不說還是那種公用菊花[嗶——]誰受得了啊臥槽!!

 

 

  於是乎欺負那個死人成了勞資的習慣,就是看他不順眼。然後每回路過都會打他一下,就是這麼簡單。尼瑪有正室還這麼花心,你當你是雍正阿,人家雍正還被甄嬛氣死了呢,你的話好歹你的“後宮”先勾心鬥角阿喂,好歹先有個甄嬛阿喂。

  正好坐一行,我前面是我們欠揍的族長,在前面是一個活潑到深井冰的少白頭姑娘,在前面就是那個黑蛋。我們族長和我右邊那個有一腿,心理課告白了還喊了n遍老婆,我記著那節課我和兒子笑到肚子疼,最後別人都以為我們深井冰。

  就是深井冰了,你咬我們阿。

 

 

 

  然後這個位置啥好處,就是所謂的“看著各種各樣的男生被嗶和一群總攻(受)嗶。”,這狀態下再加上我和某個和我一樣走火入魔的人的“宣傳邪教”,現在我們班女生也挺歪,啊對個別人除外我混不進她們世界去。

  總之就是這樣,日子也就這樣平淡有趣的過著。落葉似乎拂過了我們二樓的扶杆,溫柔的像是母親撫摸孩子一樣。嘛忽略掉大多數不好的因素,這樣也是不錯的不是嗎。


评论

© 病名は愛だっ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