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影@持续想深眠

子博:阿影@沉迷狛枝HN800中。 (彈丸論破相關。






「如果可以成為誰的心臟的話。」


感謝每一個點開簡介的人。
這裏是阿影/Rev,請多指教。

主博是專門用來瞎扯閑聊的地方,以前的文存在這裏,基本上也不會有幾次用這個來寫新的文章了。

是一個想要和過去的自己做個了斷,踩著幼稚的自己走過來,卻仍然青澀不成熟的傢伙,有點自卑,有些差勁,很想交朋友。

狛日狂熱期,日向君是本命。
狛日/米英/土銀不逆拆。

以前是個後媽,現在是個超速司機。
請多指教。

我做梦,远远望见你在月光下对另一个人笑着,眼眸中是本属于我的温柔。

——然后你转身带着那人离开这里,徒留我一人被埋没于黑暗中。你似是从未听到过我的话语,也未曾再留一个眼神于此了。

然后似乎被抽空的身体向后倾倒,被抛弃的家伙坠入不知何时出现的深渊,感受着自己痛的快要撕裂的心脏中的翁鸣,眼泪也不争气的滚落下来,渐渐的埋没在黑暗的某一隅角落里去了。

我痴狂的笑着,一直到脸部肌肉扭曲的开始发麻,笑声一次次地砸落在地上,就像是坏掉的收音机一般不断的重复着变调的节奏。直到笑声中染上了嗓子疲累的沙哑,再也找不出一点点笑声的影子。

我开始伤害自己,躺在虚无的黑暗中眼神空洞,手跌跌撞撞的在身边抚摸着,找到尖锐的东西便开始在身体上刻画出疯狂的线条,然后就像个疯子艺术家一般痴迷的看着献血顺着伤口汩汩溢出,渐渐的让那些简单的线条装饰上妖娆的颜色。

你喜欢的声音哑掉了,我现在无法再像是原先那样用你最喜欢的声音对你说早上好了噢,我甚至连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了啊。

你最喜欢的平凡却充满希望的身体也被撕裂了。刻画上杂乱无章的线条,血液顺着脸颊滑下来沾湿你送我的那身衬衫也不再管。我用我被黑夜染成暗色的肮脏眼睛注视着这些线条,发痴的用尖锐物描摹这那些伤口的轮廓,脸上是快要扭曲的样子。

你见我现在的样子会惊讶吗?这样想着的我自己感觉脸颊上有快要僵硬的酸痛感。不知道自己扯着怎样的笑容跌落在黑暗中,没人发现,独自在这个被抛弃的角落中陷入绝望。

很痛啊,痛得要命,我很怕痛的。你一定是知道的吧,你也很怕痛啊。不过你能够毫不留情的伤害自己我当然也可以吧。虽然做不到你那样干脆利落,但是没有才能的家伙也会用时间将自己慢慢地葬在这片荒芜中。

最后我记着我跪在原地,用不成调的声音狠狠地嘲笑这具在LOVE WAR中遍体鳞伤的身体,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沾染这鲜血的指尖似乎被泪滴的滚烫烫伤,我战栗了一瞬,随即便卧倒下去,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气。

我做梦,发现我被你抛弃在深渊中,你却背过我去面对着充满希望的另一个人,我是不是应该继续为你祝贺啊。

这之后我醒来,泪水沾湿了枕头。我伸手,月光将身旁的冰凉衬托的更加让人心寒。这个陷入冰点的卧室中,似乎根本没有你存在过的一点痕迹,就连温度都吝啬给予一般。

我的手碰触到的是一片冰冷。
此时我才想起来你似乎从未来过这里,何谈被抛弃?

我醒来,却发现我自己仍然活在梦中。
无论是哪个世界中,你是不是都不情愿留下一丝温暖?

……或许,那段彼此陌生又亲密的日子,才是真正的南柯一梦罢。





单恋渐渐陷入痴狂的日向君。
我感觉你们今天都在发刀我就来一发。
这玩意不打tag了吧,手机排版很sh*t啊。

评论
热度 ( 5 )

© 阿影@持续想深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