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_Overdose.

這邊是阿影(何年w
子博:沉迷狛日的阿影影xx(彈丸論破相關。

懶癌晚期的老年人,似乎要重新寫文的樣子,現在正在作業中苦苦掙扎。


彈丸輪舞+APH狂熱中。

狛日米英本命•土銀似乎是要復闢•米廚•創廚•半個英廚和狛廚•粗大寫的虐米狂魔•愛他就要虐他的混沌中立•現在是想寫文動不了電腦的狀態•我的所有腦細胞已經死在作業上了。

歡迎找我玩😳

[米英]MEANINGLESS[米诞不算贺文/其实只是发泄的产物

=============20170704米诞贺文===========

 

文/阿影

Cp/Alfred·F·Jones×Arthur·Kirkland

 

ATTENTION//估计是米诞泥石流,烂俗套路。

        //含蓄的MEANINGLESS orKNIFE?

        //欧欧西严重。×3

 

 

 

 

        「-xxxx年0704日-」

 

>>>Re-XrthXrKiXklaXd19X3@0X3.xxx

 

亚瑟今天过得好吗!这里是阿尔弗雷德!这边还是一如既往的晴天呢!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下雨——我想你肯定是很讨厌下雨的吧,至少今天一定是这样!

 

自从那件『事』之后已经好多日子了呢,英雄想你一定早就忘记那件事了吧?——这是好事喔,学会忘记了的话亚瑟就向好的方向发展了呢——啊哈哈,不要打我哦!

 

毕%¥我*SD&真的#@啊。

 

啊对了,也到了0704了呢,亚瑟有没有想要去找我呢。今天对我而言很重要吧,亚瑟不会忘记的吧?如果要带礼物我很欢迎哦——司康饼就NO THANKS啦☆

 

一定*/^¥不能@#WJ哦。

「说好了呢。」

.

                                             >>>>>>>>>REPLY

 

 

尝试探出头来,大男孩好奇的看着周边的一切,蓝色的瞳倒映着蔚蓝色的天,仿佛还有阳光跳动着,忽闪着很是漂亮。

他此时站在繁华的街道上,周边的人来来往往,似乎都没有看到这个有些迷茫的青年一般。他尝试着往前走了几步,似是在找什么人。

 

看到那个金发绿眼的纤瘦身影后,眼中的迷茫马上化为了欣喜,他就像找到主人的犬科动物一般欢快的跑到那人身边,拉住那人的手,声音轻快明朗,一如这难得一见的阳光。

 

『亚蒂!亚蒂亚蒂我终于找到你了——!』

被点名的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张嘴说了什么,抬脚迈出阴影后被阳光抱了个满怀,猝不及防的样子让大男孩笑了出来。——这个常年在阴冷的地方住习惯的英国人啊,突然站在阳光下还是会不习惯呢。

 

真可爱。

他的亚瑟哪里都超级可爱啊。

 

『那么那么今天去哪里啊?』

声音仍然明朗,似乎永远都不会阴冷下来,像那温暖的阳光。

“啊……要去哪里转转吗,但是哪都不想去。”

喃喃的说着,大男孩看着他的亚瑟轻轻挣脱他握着的手,沉闷的向前走。

 

『欸真是扫兴——亚蒂等等我嘛,是英雄又做错什么了吗QWQ』

“恩……有点头痛啊,改天再去王耀那边看下吧。”

『那就是英雄什么都没错的意思吗!但是亚蒂身体不舒服的话还是不要勉强比较好啦——』

 

前进的亚瑟后面跟着一个喋喋不休的大男孩,他倒也听不厌一般什么都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听着往前走,仿佛将后面人的关心全盘接受一般,亚瑟抬起头,看向晴朗明媚的天空,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呐果然是这样的吧[6] ω[6]』

 

 

经过熟悉的街道,瞭望过一望无际的小道,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不知不觉间,明媚的阳光已经染上了凄美的红色,金发的男孩也变得安静起来,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前面的人渐渐地向前走,金色的头发渡上了漂亮的橙色亮粉一般,在日暮前的风中轻松的舒展着。不知何时大男孩的眼中已经满是温柔,并没有追上去,像是看入迷了一般好好地将那人的背影映入眼底,好好地记在心中。

 

前面的人突然转了过来,被夕阳映照的朦胧的绿色眼睛望着后面,像是在询问后面的家伙为什么还不和他一同离开。

大男孩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向前跑去,脸上的笑容明媚的像永远不会遮盖的阳光。

 

『亚蒂等等我啦——』

 

 

咔哒一声打开门,灰尘随着门的开启在昏黄的灯光中纷飞。里面是杂乱的,皮鞋和散落着鞋带的运动鞋随意的堆放在一起,空掉的啤酒瓶子和揉皱的垃圾食品包装倒在地上,旁边是带着暗色污渍的白色T恤和破烂这线头的毛衣。这一切都昭示着这里有两个人在这里共同生活,充满了生活的气息。

 

亚瑟随意的将外套丢下就噔噔回屋了,大概是真的累了吧,他一句话都没有说。随后跟上的他也不介意,绕过地上的障碍物他「参观」着这件不算大的公寓。时钟滴答的声音让他愣了一下,转过身去,看见了那个红色的日期。

 

今晚上会有很棒的花火。

不叫上亚瑟一起去看就有些浪费了啊。

 

『亚瑟外面有超级棒的花火的呢!要和英雄一起看吗。』

“……”

『呐亚瑟今天一直不理我呢……』

“……呜啊……”

『亚瑟?……你在哭吗。』

“……呜啊啊啊啊啊——”

 

门是锁着的,大男孩放弃了尝试,转而靠在门口,遥望着黑橙杂错的天空。大概不到一会花火就会开始了吧,如果亚瑟一直哭的话还是很难办的。

要怎么办呢。

倒不如说自己能做什么呢。

自己连惹到亚瑟的原因都不知道。

 

“……呜、阿……阿尔……呜啊啊啊啊啊啊……”

『嗯?我一直在哦?』

“……好想你啊。”

『但是我一直在这里啊?』

“笨蛋、大笨蛋……为什么要走呢。”

『……』

 

 

背靠背,中间是冰冷的门。

但是两颗心有很远的距离。

 

>>阿尔弗静静地掏出了手机,荧幕照的脸苍白无力。他用手指轻轻地划着屏幕,打开了发件箱。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封发不出去的信,日期是去年的七月四日。

>>结尾部分已经开始出现了乱码,想要传达的信息也没有好好地传达在里面,说到底,倒不如说是一封毫无意义的骚扰信件还差不多。

>>但还是好好地订好了定时发送,时间正是十分钟以后。

>>——也是花火开始的时候。

 

但是现在不是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吗,手机从手里滑落,掉落到地上却没有声音。阿尔弗雷德看着快要透明不见的手指,苍白的笑了笑。

毕竟——在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就不在了啊。

他的亚瑟已经听不见他说的所有话了,然而自己仍然还要装作在他的身边。

 

那至少,至少还是要留下点什么,那句一直想要和他说的事情……

也是去年的今天的我,急匆匆的想要告诉他的事情啊。

 

 

>>>Re-to xxxxxxx@ xxxx.xxx

 

           「I LOVE U」

 

                                             >>>REPLY

 

留下细碎的笑声,他渐渐地消失不见,最后在只剩下叹息着的话语。

 

『亚蒂还没有和英雄说那句话呢,我要生气了哦。』

 

 

 

 

 

>>>RE.RE.RE.-TOALFRED·FOSTER·JONES>>>

          。笨蛋

                              >>>REPLY

 

 

外面的花火适时的响了起来,亚瑟抬起哭的红肿的眼睛,望着窗户外面被细碎的星火描绘的国旗,露出了一个还算轻松的表情。

 

『生日快乐,大笨蛋。』

 

END.

我已经不太期待这篇会怎样了,会被骂或者嘲讽的话也就这样好了。

在心爱的阿尔弗生日这天我却这么负能有点对不起啊。

其实这篇的刚开始阿尔就是灵魂状态喔,虽然有些对话对上了,但是亚瑟听不见阿尔所有的话。

所有的举动也都是无意间的活动呢。

最后的对话框【←?】转变可以认为是说出的话语阿尔收到了,但是阿尔最后发出的邮件亚瑟没有收到哦,。也就是收件人全部乱码。

觉得稍稍细心一点的也就只有这个奇妙的对话框;了呢。

大概是阿尔在时间线前一年想要去告白结果卷入事故离开了亚瑟,亚瑟因为这件事冲击成了时不时恍惚的样子,然后在正片时间线里阿尔陪亚瑟度过了『并不是一个人的七月四日』这样的,最后阿尔消失了,亚瑟看着外面的花火吐露心声这样,总归来说是个不太好的故事。

其实中间有很多的细节,加起来得有这篇的四五倍长……然而今天负能太重就写不下去了。先对不起啊。

可能虽然是暑假也会出现的很少了呢。

毕竟二次三次我都是看不见的小透明嘛。也不会有人会在意的。

>>在米诞负能真是对不起,但是至少想要留下点什么,结果却是这样的东西还是抱歉……w

>>改天抽空写点真正的文章吧。现在这个状态,就连好好地装上面具都没法做到。

对不起啊。下次见了。这里是……谁都无所谓了。

评论
热度 ( 7 )

© ◆°Re_Overdose. | Powered by LOFTER